棋类培训 百分网手机站

人生不过棋一局莫忘第一规则作文

时间:2019-06-06 棋类培训 我要投稿

  小舅舅是个象棋高手,时运不济的时候,会去茶铺下棋赢点钱贴补家用。他车祸离世已经12年了,我却时常想起他,因为,他教我的东西,我在心理咨询中时常使用。

  棋局的第一规则

  12年前,成为心理咨询师的第一年,虽是科班出身,但我会用的咨询技术可谓简陋,不过,倒也没有那么多的约束。

  那时,接到一个名校被退学的大学生个案,象棋得过各种奖,智力超群。因无法适应大学生活,跟校规水火不容,跟同学格格不入,被退学。父母送他来机构,他一切免谈,概不配合。

  理论上,心理咨询不求不助,但这个状况,于心不忍呀。

  我拎着象棋进了咨询室。展开棋局,果然不是对手。他几乎不屑于吃掉我一兵一卒。眼看我无一子可动了,我突然问到:“象棋的第一规则是什么?”

  他很意外。我解释说,就是假如没有这条规则,那么其他规则都属于扯淡的那条规则。

  他低头看向棋盘,一言不发,像是进入对弈白热化阶段的长考。最后他说,不知道。

  曾经,小舅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也不知道。那次,我学棋有一段时间了,已经可以思考五步了,小舅夸我说,不错,已经会摆杀了。我很高兴,不过没一会儿就很吃力了。

  小舅说:“是不是发现总是将不了军呀?”

  我问:“你是怎么看透我的想法的。”

  小舅说:“我不用看透你的想法,只是,你只考虑了自己怎么走,没有考虑我会怎么走。”

  接着小舅问我:“象棋的第一规则是什么?”

  我当然无言以对。

  小舅说:“你走一步,我走一步。”

  当我把这个答案告诉来访者时,他的表情跟我当年一样,如遭雷击。因为,一人走一步,这是最习以为常的一条规则,平常到不用说不用教,平常到我们都忘了有这条规则。

  我接着对来访者说:“人生如棋,你走一步,生活走一步,你走一步,身边的人走一步。即使拥有多看几步的能力,也需要一步一步的走,而且必须等对方走一步。不管好棋,坏棋,杀招,求和,或者根本就是在胡闹,我们只能等对方走出一步。”

  后来,在21次咨询后,他决定来年重新参加高考。而这一年年底,小舅遭遇车祸去世。第二年,这个来访者进入了另一所名牌大学。

  买定离手与落子有悔

  在我很小的时候,刚学下棋。有一天,成都出太阳,我和小舅在院子里下棋。我不断的悔棋,悔得自己都不好意思了。正巧父亲走过,看我如此不正派,就说:“落地生灰,咋能悔棋呢?输不起呀?”

  我羞得脸红。这时,小舅说:在外面下棋,落子无悔,你现在在学习,悔个棋,多尝试一下。

  我得到很大的宽慰,自此后,每步棋,我都会多想一下,避免悔棋,也就学会了多想几步。

  后来,想起这个场景,我觉得,父亲是对的,小舅也是对的。因为,父亲说的是下棋,小舅说的是学棋。

  之后,在给家长们做心理咨询的时候,我常会问:“你教孩子下过棋吗?你允许孩子悔棋吗?”

  对于第一个问题,家长们的回答都很迅速,有就有,没有就没有。而第二个问题,无论自己曾经是否允许过,家长们都会思量片刻才回答。而那些不思量直接回答说不允许的,其孩子下棋的兴致很难超过两周,真是一招断了孩子与棋的缘分。

  我在咨询中提这样的问题,并不是想跟家长讨论家长的一个天赋职能——为孩子格挡一部分现实冲击。而是想跟家长讨论:我们是否有能力分清什么时候是下棋,什么时候是学棋。

  我不赞同一种道德正确的说法:儿童就应该生活在童话的世界里。我认为这是反自然,反人性的。这一方面不断给孩子催眠“你很弱小”,另一方面又不断强化孩子在幻想层面的全能感。

  我也不赞同一种正能量的说法:要从小培养孩子弱肉强食的意识。毕竟,为孩子格挡一部分现实冲击是人类繁衍的重要生存策略。否则,我们只能如昆虫一般一诞千子,各安天命。

  在当今这个时代,现实给每个家庭带来千奇百怪的挑战。稍不留神,冲击就溜过防线落到孩子身上。孩子们其实活得很尴尬。

  在家要如兔,在校要如狼;眼睁睁看着别的“孩子”可以拿一个亿去试错,自己想体验一下当第十一名是什么感觉都不行,必须在前十;生活可以不用自理,但多才多艺要能达到取悦他人的水准……

  要不过度保护干预,每一步都不明就里的正确;要不赤裸暴露,每一步都买定离手愿赌服输。这两种情况,都扛不住人生必会遭遇的逆风局,到时真的会很尴尬。

  始于和局,终于和局,输赢在局外

  开始学残局棋谱不久,有回放学回家路上,有人在路边摆棋。从人群中探进脑袋去,我一眼就认出了这是《三卒探母》,是个和局。和局的魅力就是,一步走错,几乎必输。看着有人不断挑战,不断输钱给老板,我有点跃跃欲试。

  正在摩挲着自己兜里的一块钱时,肩膀被人一拍。转头一看,是小舅。他跟周围几个人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叫我回家。

  到家后他问我:“看懂了吗?”

  我说:“看懂了,三卒探母,是个和局。”

  不料,小舅又问:“我是说看懂我打招呼的那几个人了吗?”

  我懵在原地。

  小舅说:“不管你赢不赢得了这局,入局,钱就带不走了。旁边这几个人,不会让你带走的。”

  我点头,懂了。小舅让我摆棋,就这局,玩一下。持红持黑,小舅都未按书上路数走,我却都赢不了,好似这局棋无论怎样都是和局。

  小舅问我:“你说为什么我总是在茶馆赢钱,别人还愿意跟我下?”

  我说:“他们想跟你学棋呗。”

  小舅说:“那是落子生灰的地方,不是学棋的地方。我能在那儿下,是因为我会下和局。总是输,总是赢,别人都不会愿意跟你下。这才是真正的一局棋。”

  那一天,我和小舅一局棋来来回回下到天黑。

  我现在最常想起这一局,因为,我现在面对的来访者们,他们所谓的心理问题,无非是陷入了一场和局,却拼命求胜。而我要做的,不是教他们赢,而是,看到局外局——用精神分析的语言就是,扩大意识的边界。

  小舅是从未对生活认过输的人,可是每个人的人生,对于这世界,对于这宇宙,是多么小的一局棋呀。他突然就离去了,我伤心不已。可每每回想,我知道,他幻化成了我人生棋局里举足轻重的一枚棋。而我人生的意义,就是化成别人的一枚棋吧,且战一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