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发展 百分网手机站

在团队建设中提升个人价值浅析

时间:2017-08-08 个人发展 我要投稿

  团队精神是不是等同于这个优化原理呢?答案是否定的。个性创造、个性发挥在团队建设中十分重要,因为团队是由员工和管理层组成的一个共同体,它合理利用每一个成员的知识和技能协同工作,解决问题,达到共同目标。

  一、塑造团队精神,增强团队意识

  1. 转变意识

  在组建经典文化教育研究团队之前,三所学校已经开展了多年的国学教育,取得过一些卓有成效的成果。参与团队工作之初,团队成员们感到一切和从前并没有什么不同:身边坐的是熟悉的同事,手边做的是熟悉的事情,虽然目标计划较之前高,但领导自然会把具体工作一步步布置下来,大家跟着指挥棒学习、教研、上课、培训、开会、交流就是。这种工作态度让团队带头人很头疼。2009年寒假,她给团队每个成员买了两本书——《把信送给加西亚》《做最好的自己》,“命令”大家认真阅读。回校后,大家交流阅读心得。在谈到对团队的认识时,团队负责人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有两个人,把砖从后墙上只有窗户的屋子里搬到屋后。开始两个人单干,各自抱着一摞砖,出前门绕屋子半圈到屋后。时间一长,他们发现这种干法太费劲,还有更快捷的办法。两个人决定合作,一个人在屋里,一个人在屋外,把砖从屋后的窗户递出去,于是效率大大提高。据说这个原理是钱学森发现的,叫做优化原理。

  2. 积极行动

  在组团之前,三个学校就在相同目标下的不同研究领域展开了很多工作,每个成员也在各个科研方面各有心得。发挥所长,才能造就1+1>2的效果。团队以学校为单位,从教材研发、教法研究、学法指导、评价体系等方面分工,个人根据自己所长,打破学校局限,运用网络交流,积极开展研究。这使得每个人对待工作的态度不再是守株待兔,而是在认识自身的基础上自我开发,摆脱以知识学习与技能训练为主的被动地位,力求完成目标,充分实现自身价值。有的教师致力于国学校本课程和教材的研发,有的教师从分级阅读评价体系入手探索国学学习评价标尺,有的教师着重研究经典诵读在学校、家庭、社区之间的纽带作用,还有的教师结合教育教学开展了形形色色的小课题研究。团队的科研工作一时间精彩纷呈,如火如荼。

  二、整合优质资源,凸显团队绩效

  1. 一个中心

  获得立项后,经典文化教育研究团队在“资源共享、优势互补、合作共赢”的总方针指导下,结合课改实践,深入研究课堂建模。

  三所学校围绕如何结合国学课堂学习内容的独特性、创建有别于其他学科的课堂教学模式,组织骨干教师通过课例观摩、展示、研究,建立国学课堂的基本操作范式,再引领其他教师共同参与建模研究。团队学校用“分散研究——共同交流”的方式定期研讨,联合举办了“在教在研,在研在进”课例研讨和朗读技巧学术沙龙,组建了“国学教育团队”博客,搭建了不受时间和空间限制的交流互动、资源共享的科研平台。在观摩了一些具有代表性的国学课例后,团队学校领导组织教师广泛讨论,提炼模式,并鼓励每位教师都形成适合自己的教学模式。校际之间的研讨活动促成了教师在业务上比、学、赶、帮、超的热潮。五山小学国学经典“三环七步”课堂教学模式便应运而生,该模式参加“天河区中小学课堂教学模式实验报告答辩会”获一等奖,并被推荐到市里参加课改成果交流。

  2. 三个侧重点

  随着经典文化教育不断深入推进,如何避免研究中出现低水平的重复研究,如何提高研究的效应,成了团员们经常思考的一个问题。五山小学、石牌小学、汇景实验学校虽然都以研究经典文化教育项目为主,但三校之间各有侧重。五山小学致力于国学校本课程和教材的研发;汇景实验学校从分级阅读评价体系入手探索国学学习评价标尺,研发出一套儿童分级阅读评价工具;石牌小学立足社区特点,打造“学校、家庭、社区” 三结合德育网络,形成了鲜明的“无墙”德育特色。如何将三校的研究成果进行分析、提炼,促进研究成果的推广、转化,这就需要在原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进一步开展相关课题的立项研究,向深层次迈进,扩展成果的适用范围,使课题研究在更大范围内发挥引领作用。

  团队立项以来,五山小学开展了广东省教育科学“十一五”规划课题《构建国学校本课程,促进学校整体效能提升的实践研究》。汇景实验学校开展了广州市“十一五”规划课题《改革语文考试 促进学生发展》,2009年《读诗乐、乐读诗》小课题研究被区立项批准。石牌小学开展了广东省教育科学“十一五”规划课题《“石牌精神”与校本德育整合模式的实践研究》的研究。

  3. 滚雪球效应

  五山小学将国学教育定位为校本课程,不断强化课程意识,规范管理,已逐渐生成一套校本课程体系。2009年,五山小学的教育教学研究成果《实施中华经典文化诵读工程的有效性研究》荣获广州市第七届教学成果一等奖,该校自主研发编写的《少儿国学读本》丛书成为全国“红领巾国学传承教育系列活动指定用书”, 五山小学被授牌为全国首批“红领巾国学传承教育系列活动示范基地暨东方少年国学院”“全国语文教改示范校”。   汇景实验学校研发了儿童分级阅读评价工具“读书乐”11册,编写了《累识 明智 养性》,被评为“全国特色语文示范校”、“南方分级阅读示范基地”。

  石牌小学培养了一批研究家校社区合作开展诵读经典的优秀班主任,鲜明的“无墙”教育特色带动了学校的整体发展,被评为 “广东省书香校园”“广州市德育示范校”“广州市首批家长示范校”,获第四届全球中华经典文化诵读大会一等奖。

  这些工作使大家意识到,只有在团队中充分展现自我,最大程度地发挥个体潜能,团队才会迸发出如原子裂变般的能量,造就事半功倍的工作效率。

  三、提供发展平台,实现个人价值

  团队建设使团队每位成员的科研能力、国学素养不断获得提升。五山小学组织《少儿国学读本》丛书的编写、修订、改版,推动了研究型教师群体的形成。团队成员还以《少儿国学读本》中的内容为例,编写了《<少儿国学读本>教学指导用书》,将团队在国学教育实践中的经验体会、优秀教学设计和少先队主题队会等选入书中。团队在国学教育方面取得了突出的成绩,国学教育研究的实践经验在北京、香港、江苏、山东、长沙、重庆、中山、广西等地交流并被推广、借鉴。多家杂志及互联网上数家网站转摘、刊登团队经典诵读研究情况,多家新闻媒体都对此进行了专题报道。各方的交流学习使团队成员获得了很多锻炼个人能力的机会。团队带头人和多位团队成员在全国、省、市、区范围内做公开报告及执教公开课,多篇论文公开发表和获奖。

  四、加深思考层次,加强研究力度

  团队建设取得了初步成绩,但也有许多值得成员进行深层次思考的问题。最初,我们是为了解决经典文化教育中的若干具体问题而走在了一起。随着对这些问题的深入研究,每个人都有了通过教育科研实践表达或证明自己想法的强烈愿望,并正在通过开展不同的小课题研究寻求统一的解决办法。这个过程中,我们接触了其它同类型的团队,解决问题的方法与途径不能有统一的模版。就拿经典文化学习的不同教育环境来说,顺德某学校提出,在他们学校低年级,无法使一个班半数以上学生熟读熟记《三字经》,移植我们团队总结的读唱诵背演教法,效果也不明显,而广州八一实验学校五年级学生在一个暑假就能背完《论语》。这样的问题令团队每个人深思,经典文化教育研究决不仅是在异地上一节课、做一场演说这么简单,我们的研究工作应该更深入、也更有挑战性,要致力于探求少儿学习国学的普适规律及原理。另外,要将团队真正建设成为科研能力强、教学水平高的学术创新团队,还必须探索团队建设的有效途径,充分挖掘团队成员的潜力,避免团队活动的浅层化、形式化,要及时将研究成果进行推广、转化,发挥学术团队的引领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