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网 > 阅读 > 推荐阅读 > 《生活小故事:玻璃人(2)》正文

生活小故事:玻璃人(2)

百分网【推荐阅读】 编辑:雪珠 发布时间:2017-10-02 23:44:26

  .玻璃人(二)

  最初引起人注意的征兆是这条路上的落叶都不见了。已经许久不刮风了,树上的叶子纹丝不动地停在树枝上,甚至连空气波动引起的震颤都没有,让人怀疑是否是树上的时间停止了。往年这时候这条路上总会铺满厚厚的一层叶子,踩在脚底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住在这条街上的人到是没有怎么议论,其他街上的人更少,仿佛都心照不宣地一门心思认定是哪位勤快又好心的邻居一夜之间扫走了所有的叶子。小孩子们,偷听来了家长的情报,一个个都恨得牙痒痒,发誓一定要揪出那个“勤快又好心”的邻居。这条光秃秃的街,寒碜得像是一根饥荒里的白骨,哪儿还有什么快乐落叶乐园可以蹦来蹦去啊,哪儿还有什么松软的落叶可以扑进去,然后“噗嗤”一声笑出来呢。

  现在看来小孩子们独一无二的直觉有时真是准确的吓人。大人们当时隐隐约约知道这些孩子们瞄上了住在三楼临街的怪女人,也知道那些孩子们每天摩拳擦掌地、气哄哄地走到三楼去,堵在门前一副马上要砸门进去的样子。他们当然不会真进去。大人们对于这一切都了如指掌,只管聊着自己的天,织着自己的毛衣,半分钟以后,保准地,肯定有一个孩子怯怯地提出来:“要不咱们改天再来砸他个稀巴烂?”,然后其他所有的孩子都应声附和,大家就都和和气气地下楼玩去了,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是谁又能知道这是那个更高级的存在含蓄的指示呢?谁能理解这样的暗喻呢?我们的命运可能早都写好了,也许就在你身边闪烁的尘埃里,也许就在你脚下木地板的一块木纹里。你拿起来看,你看到的只是些疯言乱语似的摩斯电码,或者就是根本无从解读的杂乱线条。只有当你死后再重新拿出来看:“原来是这个意思……我!”

  21.玻璃人(三)

  “住在三楼临街的怪女人”,人们那时候都这么称呼她。她很奇怪的。她搬来的时候既没有主动地敲敲邻居的门介绍自己,也没有邀请人到自己家里开一个乔迁新居的派对。她从第一天到最后一夜仿佛都没有离开那间房子,至少没有人看到过她离开。所有的食物、报纸,甚至新衣服,都是由一个满脸雀斑的瘦小子提着篮子送到她家门口。那个瘦小子倒是被人拦下来过几次,女人们问也没问出来什么,他是这条街东头面包店里的伙计,自己也是受人所托来办事的。女人们不好再问就放过他了。似乎有一个小孩子进过她的房间里。老把戏了,把球高高抛进半开的窗口里,然后跑上楼去一副不小心的样子:“夫人不好意思……我的球好像……”门开了一个小缝,孩子用力瞪大了眼睛眼珠子仿佛都有挣脱了眼眶——在那一瞬间,球被一只手轻轻递出,门被轻轻合上的一瞬间,那孩子后来回忆说:“书,全是书,我看见了!堆满了地板,堆满了天花板,堆满了墙壁,六面全是书,还有空气里……”说到这儿那孩子就该被打断了,说什么胡话呢。

  虽然奇怪,但总体来说那个女人在这条街上还是安定下来了。再奇怪的东西看久了也司空见惯了,这女人平时也安静,大家渐渐地也就默认她的存在了,默认三楼半夜急促地脚步声,默认家中忽然碎裂的玻璃器皿,默认忽然起雾的玻璃——这一切,零零碎碎的,现在看来都是那一夜的启示。

  人们现在怎么讲述那一夜呢?日子过去那么久了,口吻一定要平淡:“她梦见!”不,这样指代性太强的代词只适合聊一件发生在不久之前的八卦,要这样:“一个女孩,梦见自己变成了玻璃人。”然后呢?然后一定要停顿一会,仿佛刚才说得话太轻太淡,眼皮一眨就有风把刚才那句话吹走了。半响再说下一句话:“……于是她惊慌极了。”

  她在那一晚上敲开了多少扇门呢?不知道。有人说自己开了门,但她已经跑走了。有人说自己睡得实在太死根本就没有听见敲门声。有人还拎着自己的小贵宾犬骂:这个不中用的东西也不知道叫我起床。守夜人当时在街道的另一头,他说他只听见惊叫声、哭喊声,像是谁家半夜吵架——这很正常,根本不值得专门跑过来看看——然后就是一声沉闷地“砰”,仿佛是发射了一颗滚烫的炮弹一般,太阳,就飞出东方的天际线。

Copyright © 2010-2017 乾程互联科技(广州)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百分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06580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