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 百分网手机站

《刺杀骑士团长》读书笔记

时间:2020-12-02 16:35:30 读书笔记 我要投稿

《刺杀骑士团长》读书笔记(精选10篇)

  当品读完一部作品后,相信大家都增长了不少见闻,现在就让我们写一篇走心的读书笔记吧。那么你会写读书笔记吗?下面是小编收集整理的《刺杀骑士团长》读书笔记(精选10篇),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刺杀骑士团长》读书笔记(精选10篇)

  《刺杀骑士团长》读书笔记1

  作学作品其实是不适合去解读的,因为每个人对文字的理解千差万别。但是,我还是喜欢写书评和随笔,因为通过文字我可以发现和哪些人是同路人。

  下面说说我在阅读《刺杀骑士团长》一书时的零星感受,也欢迎看过这本书的朋友们来留言分享你的感受。

  1、书分上下两本,挺厚的,读起来不但不适合大段扫读,因为我看第一遍的时候觉得完全看不懂,所以后来只能乖乖回去再细细读第二遍。

  如果要用一句话归纳整本书的话,倒也简单,就是一个画家差点离婚最后又和妻子符合的故事。作家一般都是这样——一句话也能引出几十万字的写作灵感。

  “我”,一个36岁的画家,已婚,暂无子嗣,靠画肖像画混混沌沌度日。结婚6年的妻子有一天突然告知“我”要离婚,理由竟然是因为一个梦!

  然而面对妻子的反常,“我”却没有反对,因为妻子要求离婚还有一个理由,就是默认了自己的婚内出轨行为。于是,“我”知道没有挽回的必要,并且主动提出自己搬离原本属于自己和妻子的那个“家”,还开始了一段时间的独自旅行,毫无目的的那种。

  旅行了一个多月后,“我”借住到大学好友田政彦父亲名下一所位于小田原的山间房屋,只因为他的母亲去世、父亲已经住进了有专人护理的养老院,空着的房子也是空着。就这样,“我”有了一个“新家”,并且在好友的引荐下在山下以教小孩画画勉强为生。后来,“我”在神秘的邻居免色涉的安排下与绘画班上的学生秋川真理惠慢慢熟悉起来,最后又因为突然冒出来的一个可能是自己的孩子而回到妻子身边。

  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就一个感觉:这对夫妻之间的交流方式给人感觉好特别......

  2、然后这本书的书名给我感觉也好特别......一个因为婚外恋要离婚的故事,怎么就取了《刺杀骑士团长》这样一个名字?

  往下看才知道,刺杀骑士团长在书里说的是一副日本画。

  这幅日本画由知名画家雨田具彦(好友雨田政彦的父亲)所画,内容取材于莫扎特的歌剧《唐璜》。在这部歌剧中,浪荡公子唐璜意欲非礼一个美貌的女人,然后这个女人的父亲,也就是骑士团长赶来相救自己的女儿,继而被唐璜刺杀。这个父亲,就是刺杀骑士团长的原型。读书笔记而在书里,《刺杀骑士团长》画的是一个年轻风流的美男子唐璜与恋人唐娜·安娜的父亲做骑士团长决斗的片段。书里说“我”觉得这幅画很奇怪,因为这幅画与雨田具彦为人熟知的温柔怀乡风格迥异,并且充满了血腥与暴力,画上发生于欧洲的背景让“我”联想到了日本的飞鸟时代,更奇怪的是画的角落一个探身的“长脸男”……

  3、越往下看,我越觉得糊里糊涂的,村上为什么要讲到这5幅画?这些画是虚构的还是真实的?

  书的核心围绕着刺杀骑士团长这幅画,另外4副画分别是:免色涉的肖像,长川真理惠的肖像,杂木林中的洞,白色斯巴鲁男子。这里面有两幅是肖像画,而肖像画正好是“我”擅长的领域,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寓意?

  比如:村上安排“我”一直以肖像画为谋生手段,当发生婚变后又再也不想画肖像画,而邻居免色涉的出现又重新逼着“我”再次面对肖像画。

  作家用文字表达内心,画家则是用画。虚虚实实,都是人生。

  4、除了《刺杀骑士团长》这幅核心画作之外,另外几幅我都没看懂。只是注意到第四幅画比较特别——杂木林中的洞。

  学过性心理学的人应该会很快意识到,这是在借指什么。

  在“我”给长川真理惠画肖像画的时候,“我”对他说,你年纪还小,以后会慢慢长大的。

  反过来往前推,会忽然反应过来在村上已经在前面做过了铺垫:

  “我”一直以来都不喜欢女性有太大的乳房,我妻子的胸部就刚刚好,不大不小。“我”觉得自己之所以有这个方面的恐惧,应该来源于死去的妹妹。妹妹在死去的那年刚刚步入女性生殖发育初期,一朵还未开放的鲜花就这样枯萎了,以至于让“我”留下了创伤经历。

  5、很多历史上有名的画家画的话,最后都被证实折射着画家本人的一些经历,以及童年的创伤经历。

  书中的“我”在一开始就讲述了他童年的一些事情,并且自己反思着是否有将原生家庭的问题投射到自己的身上:“我”与双亲关系不好。

  稍微联系一下“我”的人格特征,就很容易推测“妹妹去世”与“主人公与其父辈关系不佳”到底在隐喻什么。

  6、小说里一个个的新人物也似乎都是“我”的心理投射:

  36岁的“我”的遭遇应该是典型的中年危机,看似平静的“我”的内心里充斥着各种挣扎。

  54岁的免色涉好像是世界上和“我”截然相反的另一个“我”:不缺钱,但是与世界失去了联系,心里空空的,就像他的名字一样。

  免色涉找“我”为可能是他女儿的秋川真理惠画肖像画,希望借此机会接近这位疑似的女儿,最后“我”又因为突然冒出来的孩子回到了妻子身边。

  雨田具彦九十二岁,也是个著名画家,年轻时在维也纳学画,曾参与某项暗杀纳粹的行动,结果因此失去了人。

  和真理惠失去联系的免色涉似乎是暗喻父性缺失的一代人:失去母爱的一群孩子、沉迷虚无追求的男性群体,影射着精神危机来源于童年和原生家庭。

  7、"我认为画到一半的时候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许一个画家知道了最后结果是什么样子就不愿意继续画下去了。绘画就像那些食谱,你做了很多事情,精心烹制一只鸭子,最终却把它放在一边,只用一些鸭子皮做了一道菜。"

  卢西安·弗洛伊德曾画过一个人叫约翰明顿,明顿是个画家,后来自杀了。他的画的风格就是展现人终有一死,兴致勃勃抓住那些衰老、时光流逝的迹象。

  在村上这本《刺杀骑士团长》的一开始,就反复出现“要将时间拉回身边”这句话。

  书中的“我”在书中讲述的故事里,应该是在试图找回自己失去的一些什么。

  8、回到书中的结局:

  “我”最终回到了妻子的身边,有了自己的女儿。而在和妻子分居的9个月里发生的事情,都是造就“我”把时间又找回来的原因:在雨田具彦的画室度过的日子,看似奇奇怪怪但实则却造就了生命的升华。但可惜的是,“我”只是名义上的父亲,生物学意义上则未必,只是自己也不介意。“我”对于画肖像画养家这事也有了不同的看法,开始时感觉生活的意义就在于平淡,回归爱。

  “我”通过经历故事中的种种幻象,不断地向自己发问“我是什么?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而当“我”终于走出过去的创始经历后,也就重生了。

  一句话说读后感:《刺杀骑士团长》这似乎是一个关于童年创伤、原生家庭、重塑人格的故事。值得研究精神分析流派的心理学爱好者们细细研读。

  《刺杀骑士团长》读书笔记2

  村上最新一部小说,分为1、2两部,第1部名为《显形理念篇》,第2部名为《流变隐喻篇》,延续着村上一贯的风格。由一幅雨田具彦的画作而得名,也以此画作贯穿终篇。名为“骑士团长”的“理念”带领着画家身份的“我”(文中第一人称的主人公)一次次遇到奇妙的事情。

  读这部小说时,每每被句子吸引,诸多文辞都如隐喻,有着迷人的魅力。村上在这部小说中展现了更多的哲学思考,关于人生价值与本质。何为理念?何为流变的隐喻?这是否正是我们的人生,我们所存在的世界的外在表征?村上的小说总有令人不易捉摸的象征性和隐喻色彩,这部小说则直接将“理念”、“隐喻”作为篇名和主题词,其中含义,值得细细思索,也可引发读者的诸多想象。村上在文辞表达中的模糊意指,让读者可充分根据自己的“前结构”进行发挥,其小说可发挥之“互文”容量,也就绝不止这区区数十万字。

  同时,村上在这部小说中显现了惊人的艺术深度,他同样用种种隐喻的手段,展现出艺术深层难以言明的特质。村上以孩童身份的秋川真理惠之口,读书笔记道明很多成人无法透视的艺术真谛。感受无以言表的,以直觉深入,又以直觉被艺术之真据斥于外的强烈冲击的能力,在人的成长过程中往往丧失。这,或是一种幸运,也或许是一种不幸,幸其得以安稳度日,不幸其无以窥视这个世界的隐秘。

  小说中暗示了无数的双重隐喻,秋川真理惠是否是免色涉的女儿,终究也没有答案,或者,也有着确定的答案。这一隐喻的答案,正如薛定谔的猫,既是,也不是。“既是,也不是”这正是一个确定的答案。正如“室”是否是主人公“我”的女儿一样,只是拥有足够的相信。

  我们所存在的世界,我们自身的本质与灵魂,其存在与否,其“真正”与否,我们恐怕都无法回答。或悬而未决不去探寻,或足够相信。而艺术,是否也同是此人之本质与世界的隐喻呢?其“真”耶?其虚幻耶?村上小说中看似怪力乱神的描写,较之我们所存在的世界,哪一个更为真实呢?

  《刺杀骑士团长》读书笔记3

  《刺杀骑士团长》读完了,一直没有动笔写读后感,一来忙于会友,二来无甚可写。我预感到关于这套书的评价对于一位年近七旬的老人来说,也许过于残忍。

  第一句话就是,每当我读村上春树的作品时,都会有一种呼之欲出的创作欲,就像雷蒙德·钱德勒在读了大量小说后滋生出“这些东西我也能写”的想法,对于我未免有些狂妄,但这是真话。读村上其他作品时就隐隐约约有这种感觉,读《刺杀骑士团长》这种感觉就更强烈了(而读纳博科夫的作品绝不会有类此轻薄之意)。

  有人说村上春树的读者是这样一群人:一个人在天光微亮时去赶火车,没赶上,于是默默向前走,后来又陆陆续续来了一些没赶上火车的人,越聚越多,也默默地向前走。他们错过的火车是什么呢?就是书中那些和他们一样默默无言却又光怪陆离的人,以及村上难以概括的所谓书的“主题”。

  如同吴秀波从《北京爱上西雅图》之后就没卸妆一样,村上春树所有小说里的人物(演员)都没有换过。主角必定是三十多岁被爱侣抛弃的性冷淡男子,其他人物如佛系成功人士和性早熟少女也一一反复登场。

  村上春树的小说,总体来说给人一种“信口开河”的感觉,任意而为,随势而走,小说总归是虚构的东西,总不会走到“此路不通”的地步。村上在《我的职业是小说家》里提过,他的脑子里存有一种构造复杂的抽屉,里面存放着他日常生活中突现的灵感碎片和写作材料,在创作小说时,他会从中摘取自己需要的材料。这也决定了他的小说具有“形散”的特点,汪洋恣肆,难聚其笼,主题难以概括。

  我大致从《刺杀骑士团长》里拎出了以下几个作者想要谈论的主题:

  第一个是关于生孩子的问题。这个问题真的好有趣,其一在于村上春树一生没有孩子,其二在于它恰巧在我违背了村上的丁克主义之后被他提及。村上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说过:我不能有孩子,我没有我父母那一代人的信心,认为这个世界会越变越好。

  可以说,村上在他的文学作品中,第一次正面提及主角对于有没有孩子、要不要孩子的思考。书中的免色怀疑真理绘是他前女友在与他分手后生下的他的孩子,于是想方设法接近真理绘,“我”也鼓励妻子生下在未与“我”发生性关系的时间段怀上的孩子,并疼爱有加。村上春树一生没有生育,但到了晚年他不再对此持一种坚决的拒斥态度(大概是对这个世界的态度有所缓和),而是含蓄地表达了对孩子的爱,甚至使得书的最后充满了油腻童话故事般的温情。

  但村上春树在书中的表述还是十分暧昧的:免色不去求证真理绘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孩子,而是愿意永远携带这种疑问来保持自己的平衡;“我”在物理上确实不是妻子孩子的父亲,但“我”似乎在超越现实的情况下“真真实实”地在那个时间与她交合,从而使妻子受孕。

  这就要提到本书的第二个主题:现实与非现实。村上在许多作品中都试图探讨世界的现实性与非现实性,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应该是《1Q84》。在《刺杀骑士团长》中,“我”被妻子抛弃后寄居在著名作家雨田具彦的山中小屋里,其时雨田具彦已因老年痴呆被转移至护理机构,“我”发现了他藏于阁楼的一幅名叫《刺杀骑士团长》的画,又在小屋后面发现一个洞,从中释放出一个与画中骑士团长一模一样的小人,他自称“理念”,只对“我”显现,接着真理绘失踪了,“我”在雨田具彦的病房里进入一个叫“隐喻”的地下通道,穿过那里,来到了屋后密封的洞,最后被免色救出,真理绘也因为“我”的这一举动而被找到。

  我们可以看到,作者想讨论的东西其实很多,理念啦,隐喻啦,非现实啦,等等。

  村上所说的理念,不是萨特等一批哲学家所说的原型、本质那类的形而上,而是狭义(我的理解)的创作理念。村上认为(创作)理念是创作灵感的自律(第1部288页),它不关注现世性(第1部332页),并且灵感(关联性)会在你写作时如水般自然流溢(第2部262页),这近似于天才作家的表述。我之所以时而生发出这种“我也能写”的狂妄,是因为它不需要现实的积累,甚至不需要构思,好像创作是空中楼阁啦生长旺盛的花朵。

  作者也想谈论一些哲学范畴的本质与有无,书中的理念喜欢说“无有…”,喜欢称单数第二人称“你”为“诸君(你们)”,它把自己称为“接近觉醒的存在”,并且依赖人的意识而存在,“我”在隐喻的通道里穿行,是穿过了“无与有的缝隙”,等等。这些都表达了作者对世界的哲学思考。

  关于人的存在,村上的理解和我在其他地方得到的结论是一样的。书中的理念(骑士团长)说,它这次暂且采用骑士团长的形象,但它下次采用什么形象,或者说它究竟为何物,这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在佛学里说“诸法实相,般若无知”,万物都一样,“万般带不走,唯有业随身”,打个比方,人是一支蜡烛,然后用这支蜡烛的火点亮了下一支蜡烛,人死火未灭,这个火就是“业”,佛家的“因果报应”也基于此;在物理学上有一个“反物质猜想”,费曼认为,从宇宙大爆炸的那一刻起,整个宇宙本来就只有一个电子,全宇宙的庞大的空间、数不尽的星体和物质,其实都是这一个电子在不同时空的分身而已;在最近读的一本名为《生命:万物不可思议的连接方式》的绘本里也写道:所有构成地球生命的元素都来自太空,当我们凝视夜空中的点点星光时,看到的其实是自己在亿万光年外的映射,我们身体里的某一个碳原子,也许曾经构成了贝壳和钻石。

  因此佛家得道即是泯灭了差别心,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生住异灭,成住坏空。

  而村上春树关于“真相”的表述,也与存在主义“存在先于本质”的说法异曲同工。村上说:“真相即表象,表象即真相。道理也好事实也好猪肚脐也好蚂蚁丸也好,那里一概无有。”萨特也说,普鲁斯特的本质并不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所谓“写作天赋”,而就是他的《追忆似水年华》,这些“表象”就是普鲁斯特的“真相”(这种思想使存在主义不再令我着迷)。

  但是村上所理解的永恒就有些争议了,书里写道:“永远是非常长的时间。”相比而言,我更赞同“永恒就是静止”的观点。萨特认为,自为“是其所不是”,自为即欠缺,这就凸显了自在的意义(自在只“是其所是”),即自在具有非时间性,永恒并不是绵延的无限性,而是绝对的静止;渡边淳一《失乐园》的主角选择在爱的顶点自杀死去,其实就是用死亡叫停了猖狂的自为,让他们的爱情凝固为永不变化的自在,从而实现永恒,“死亡是通过对整个体系的过去化而实现时间性的彻底终止,或者说是自在对于人类整体的再度捕捉(《存在与虚无》)”;佛语也云:涅槃无名。“涅槃”就是永恒,《心经》对涅槃的形容是: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此外村上春树还想谈一谈战争,这个话题在《奇鸟行状录》里也有提及,但恕我直言,村上的文字堆砌出了一种精致而冰冷的人工感,就像他描写免色的豪宅,令人敬而远之,并无艳羡或向往之感(我又想说,如果是纳博科夫来写,想必是另一种温度),这就使得他笔下的战争也好,其他什么宏大的主题也好,都呈现出电影《犬之岛》里那种“地狱般美丽、神经质般工整”的道具布景的无机感。

  敬佩村上春树的笔耕不辍,然而就作品论作品才是对作家最大的尊重,何况正如他所言:真相即表象。

  《刺杀骑士团长》读书笔记4

  和村上结缘,应该是从二十年前开始,98年的夏末,燥热而沉闷,16岁的我从一个中部不知名的小县城到上海读大学,那时还只是个懵懂的少年。当时看到村上的《挪威的森林》不仅被里面晦涩朦胧的意境所吸引,60年代的日本,昏暗的酒吧,低沉的爵士乐,迷茫内向但又有所坚持的主人公,和几位女主角纠缠不清的感情,这完全吸引着年少的我,而第一人称的自述,有着强烈的代入感,让你进入那个时代,仿佛身边的环境也跟着变成小说中的时代,分不清哪里是现实,哪里是幻境……

  而更让我觉得村上经典以致把村上作为我尊崇的小说家之一,其实是他的一篇短篇《遇上百分百的女孩》,小说篇幅很短,但对于彼时少年的我,绝对是个百分百的浪漫之作,以至于当时有种想法,经典的艺术(包含绘画,音乐,小说等)都是本存在于这个世间,只是作者偶尔发现并用自己擅长的方式表达出了而已,就如宋朝诗人陆游所说:"本天成,妙手偶得知"而经历了二十年岁月的摧残之后,愈发觉得这句话是无比的真理。美好的事物本就是存在人们周边的,只是需要作者以自己擅长的方式偶然发现并呈现出而已。

  当时同样觉得经典的就是几米的漫画,尤其好的是《向左走,向右走》,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和看村上的《遇上百分百的女孩》同样震撼,同为能成为经典的作品。甚至于自己的英名i也自几米的出处。

  回到村上的话题,当时村上的小说里几乎大部分都是青年的"我",也很符合当时我的状态:年轻,懵懂,无知,贫穷,而又充满对未的迷惘。而当二十年后的今天,读到村上最新的《刺杀骑士团长》,巧合的是,书中的'主人公也是6岁,和我年龄一样,也是命运的一种注定吧,所以想写点什么,也算为未的自己留下点纪念。

  说不上对村上有特别深的了解,从《挪威的森林》、《且听风吟》、《国境之南》、《海边的卡夫卡》到《1Q84》,以及现在刚刚拜读的《刺杀骑士团长》,读过村上的书也比较有限,但村上的风格却是能突破字和纸张的限制,能给你呈现画面感的。而村上对爵士乐和唱片机的偏爱,即使没听过那些老歌,也仿佛能透过字和纸张,给你带音乐的氛围。

  《刺杀骑士团长》读书笔记5

  还没看完,但感受已有,反正我也不在乎结局~作为村上迷,回想以前都是小20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最迷他的各种小确幸,因为当时的中国什么都大,大蓝图,大干,大胸,大房子,大汽车~都是还没大到位的生猛海鲜迷恋状态,于是小心思,小咖啡是那么细腻又有异域的嬉皮世俗,温暖我心和我身。

  现在看村上,小确幸不见了,却是有太多的“不确定”,我指的是尤其作为中年人,心中有太多心思无法准确描述,太多的状态没个定数,村上就像一棵树,从我们心里确定的长出来,怎样的脸谱,怎样的人生一律可以,告诉你的是确定,但描绘的却是不确定。此起彼伏的心境以静默的孤独呈现,刚好与读者印证。

  我们生活环境是“”比较人类学,他以前的作品也是有这样的痕迹的,比如绿子和其他的女性~现在的作品这些踪迹全无,每个人都是以灵魂的状态出现和存在,也是与其他的都是不同。

  其实,谈音乐,绘画,故事和环境,都是人的种种幻境。

  我已经从村上迷,转为树迷,静观其开枝散叶~

  《刺杀骑士团长》读书笔记6

  夜深人静,摒弃一天脑海里堆积的杂念,给思维留点空间,用文字记录《刺杀骑士团长》些许感悟。最早拜读村上春树的著作,是那本经典的《挪威的森林》,当时还处于到懵懂的学生时期,青春萌动、荷尔蒙迸发,只观注于书中的情爱描写,就像当年看过的《廊桥遗梦》,完全看不懂主人公的内心活动,也无从去探究作品的真谛。

  当自己过了而立之年,读完村上春树的《刺杀骑士团长》,恍然发现主人公的心理描写远比情色情节有趣且丰富的多。书中以画家为主线,从突如其来的婚变徐徐展开,手足情深而又早年离去的妹妹,看似波澜不惊的婚姻其实早已危机四伏,前期缓慢而又细腻的铺垫,主人公平静的内心其实充斥着剧烈的矛盾和挣扎。风流一生的免色,早已被恋人的隐忍和付出而感动,精心、巧妙的布局,利用画家为了接近与恋人”疑似“的女儿,环环紧扣、层层深入,直到最后才拨云见日。雨田具彦的画紧密契合着作品主旨,从中引出对战争的反思以及对恋人的追忆,画里画外都是复杂人性的真实写照,无时无刻地追问着人生的意义。

  复杂的人性、复杂的人生,人生的意义何在?我们每天都会在心里这样问自己,每一个人都会有不同的解读,每一部文学作品带给我们不同的视角,答案永远在自己心里。没有人比自己更了解自己,人生就是自己与自己对话的过程,内心深处各种情感和思维的碰撞与搏弈,每一次抉择都代表着一种态度和方向。

  《刺杀骑士团长》读书笔记7

  这本书一口气看完了。坦白讲,作者真实的表达意图可能我尚未明白。但我理解的《刺杀骑士团长》,实际上就是将自己过去的不堪“刺杀”,最后懂得与自己相处、与他人相处、与世界相处。男主(我竟然忘记了男主的名字..)心中的“骑士团长”是死去的妹妹、是分崩离析的家庭、是逝去的爱人;免色心中的“骑士团长”是小惠,他一直割舍不下的是可能是自己的女儿;具颜的“骑士团长”则是理想(反抗法西斯)、是曾经深爱的女人......男主肯定是境界圆满,达到了超脱的境界,能够平和的接受自己、他人和这个社会了;免色最终尚未割舍心中的“执着”,内心承受着巨大的折磨,想要以自己的方式去改变、去获取、去达到目的;具颜,我认为从他画出《刺杀骑士团长》那一刻开始,就已经超脱了,他心魔已死,固然能够成为蜚声海内外的日本画画家。有时候、有些事,只能认命,无论你怎么争都争不来,比如你爱的人不爱你了,你无法改变一个人的心意;比如你的亲人去世了,无论你如何觉得世道不公,也无法挽回她的生命...除了接受,别无他法,否则内心便会接受午间的折磨。

  但是反过来说,我更想把免色跟男主的性格结合起来,该争取的争取,该放下的放下。那样便不至于后悔亦不至于煎熬。

  另外,里面本身有很多拉丁词汇被翻译成日语,现在又被翻译成中文,特别是一些名词,看得有些晦涩,可能是我功力不够深厚。体验度稍差。

  作者的描写一如既往地细腻、甚至铺陈的有些缓慢。但这就是村上村树吧!

  人都是在不断地“否定”与“肯定”中成长的,接受过去的“否定”,接受不完美的自己,接受不完美的他人与世界,便能真正地逍遥豁达。

  那么,你心中的“骑士团长”又是什么呢?

  《刺杀骑士团长》读书笔记8

  从预售的第一天起预定,到三月初拿到《刺杀骑士团长》,再到五一假期读完,因中间穿插着工作和考试的缘故,陆陆续续花了近两个月才读完。该书共两册,洋洋洒洒五十几万字,但读起来并不曾感觉无聊。当然,我个人不认为这是村上的集大成之作,正如译者林少华教授在讲座时所说的那样,一个人不可能永远处于巅峰。以下为我个人对该书的读后感,诚然每个人认知都存在着局限性,加上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不敢说本文有多专业多学术,仅是个人茶余饭后的闲聊罢了。简单的归纳了下,就说说该书两个优点和两个不足吧。

  优点一:文体的独特性。读过几本以上村上的读者都能感觉到,村上小说有着独特的文体结构,用译者林教授的话说就是文体的节奏感,即“用节奏好的文体创作抵达人的心灵的作品”。不同于《奇鸟形状录》中部分章节的“掉线”,该书情节进展得不紧不慢且环环相扣,这也是为什么该书虽篇幅较长但不会让人读起来感觉无聊的原因之一。

  优点二:寓意的纵深性。不得不说村上有着独特的世界观,通过“理念”、“隐喻”等展现出深藏于社会内部及人性中的“恶”,由主人公经历“迷失自我”再到“重塑自我”,战胜或杀死本源“恶”,进而拯救自己,并改变现状。此外,作者还倡导了“宽容”与“爱”,即接受并深爱非自己生物学上的女儿,这已经不再仅仅局限于“眼见”,而是在于“心见”,即相信室(女孩姓名)是自己梦中与妻交合而诞生。然而该书寓意的纵深性之深,说实话我并未能全部领会,毕竟每个人认知不同且存在不同程度的局限性,加之阅历不同,上述可能说得不够全面。

  缺点一:过多相似的原素。该书与《奇鸟形状录》中存在着太多相似的原素,故而总觉得缺了几分创意。如两书故事开头时主人公落魄的生活、老婆“跑了”、真理惠与笠原May、洞与井、本源恶、二战中屠杀等。

  缺点二:女性角色缺乏性格。换而言之,该书女性角色缺乏魅力。村上曾成功塑造过很多女性角色,即便有些并非女主角且篇幅寥寥,但各自都有着鲜明的女性魅力,如《国境以南》之岛本、《多崎作》之沙原、《挪》之直子、绿子和初美等。但在《刺杀骑士团长》中,无论是柚、秋川笙子、人妻女友都缺乏女性魅力,并没有留下较深的印象,而真理惠又太小。

  以上为个人的拙见。《刺杀骑士团长》虽然有不足之处,但仍不失为一本值得读的好书,相信可以冲刺诺贝尔。

  《刺杀骑士团长》读书笔记9

  生命终会结束,就像唐璜的菜刀刺死骑士团长,画家雨田聚言年老到再没有意识,曾经创作的意念一般的东西如今也要上演早已写好的脚本,而写脚本的人也已经古稀之年。

  世间上演的,书里上演的,莫如说村上春树特有的故事里,因为太过细腻,太过真实,而使我相信还有意念的世界真实存在,这确实给我带来了更多困惑,我的意念盲目的在世间冲撞。眼前的当然还算不上难熬,只是也许因为故事看多了越发病态,从而产生强烈的不适。

  盯着裂开的屏幕不觉困意袭来,书里的世界给我带来更多变数,我感到不安。阳台淡淡的LED灯,不管不顾,蜷缩在被子里。约四十分钟后醒来,大脑好不清醒,有被梦魇住了的感觉,但我什么都没做,我还是不能挣脱,要好一会才能清醒,我不知道我是真正醒来还是就人存在意义上的醒来,然而显而易见我无事可做,我一直虚伪的表达自己的愧疚,然而我却是一种病态的存在,作为寄生而存在。

  我不明白为什么,是因为作为思想的暗物质在宇宙的哪一角发生了不可避免的激烈的冲突吗?

  时间这东西永远在意念争执不休的时候大尺度的跨进,就像骑士团长说的:意念这东西本就无有时间的概念。

  我还自然做不到那种无所畏惧,我喜欢村上春树书中纠结放不下的细节,很是佩服这样的文笔,我单纯只是猜他非常重视思想或类似意念的东西,尊重意念。花大力气去长篇描述,以达到问心无愧,当然这全都是我的猜想。

  有时用很长时间去看一本书,结果带来了无穷的困惑,迷茫的更加深了。如果用恣意的心态说人们所著的书,只是不知所云。哪一本书可以真正解决我的困惑。即使这样认为还是期待看完它,看最后的结局,或者哪一天把故事再从来看一遍。这样想也许受惑于浪漫的流行音乐,现实的残酷我们终将经受,就像所有生灵终将会死去。

  我仍然还是知之甚少,不能够感悟更多。还经历的不算多,毕竟于我,生命还是初升的太阳。然而我被大气磅礴的日出震慑住了,可以将此喻为困惑的启使吧,那人生最后荀烂的夕阳,在结尾之际又被这样再次上演的震撼吗?所谓年老寻到人生的真谛,难道不是意念匆匆向时间认输了吗?说到底村上春树也不相信,骑士团长最后不也结束了吗?

  《刺杀骑士团长》读书笔记10

  《刺杀骑士团长》的故事很简单,写的是一个中年(意识到自己也是中年好像有点沮丧,笑)男子,经历妻子提出离婚的请求后独身自驾去异地旅行,后又住在同学父亲(名画家)的旧宅,遇到的或现实或离奇的故事。书中村上一如之前的风格,孤僻却又颇有女人缘的主人公,老唱机,不同的是,音乐由之前的爵士乐替换成了歌剧和钢琴曲,而《唐璜》在书中占了颇大的比重。从捷豹到丰田,到沃尔沃,即使不开车的人也能感受到各种不同车的特性。

  书中感触颇深的主要是两点:一是村上对绘画及艺术理解的独到之处,二是对人性的洞察,主人公对自己的和解。

  先说绘画:作为《刺杀骑士团长》小说本身出现的主要线索,名画家创作的一幅被藏起但却具有强烈震撼感的代表日本画。而作者作为屈从商业肖像画多年的画家,最终在书中只画了4幅画:《免色的肖像》、《白色斯巴鲁男子》、《秋川真理惠的肖像》、《杂木林中的洞》(唯一的风景画)。随着一步一步接近真相,我逐渐明白,《刺杀骑士团长》是雨田具彦为了安顿灵魂、医治创伤的作品。《白色斯巴鲁男子》是我身上的"双重隐喻",是吞噬我正确情思的东西,即我的黑暗面。"你小子在哪里干了什么,我可是一清二楚",这是我的黑暗面最常跟我说的一句话。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双重隐喻"存在,我们必须克服自己内心最恐惧的东西,才会获得自己最希求的东西,即只有直面自己的黑暗面,才有可能打败它。《刺杀骑士团长》是雨田具彦的救赎;《白色斯巴鲁男子》则是我的救赎。书中绘画的技法自不必说,村上肯定有仔细研究过油画的步骤:从了解对象,想好构图,到炭笔描线,上色,再层层叠加,这些都是画画基本的技法。

  而个人觉得上升到艺术高度的有两点:

  1以无形胜有形。书中作为画家的我,在画对象前不是让对象在面前坐着写生,而是先进行交谈,了解研究透人物本身,透过形体研究其神韵,了解其内心世界,抓住其最有代表性的神韵,然后再进行下笔,才能达到形神兼备的最高境界。这应该和作家描写人物一样,不求完全形似,但必须取其精髓,攻其一点,描写其神韵,才能让对象跃然纸上。

  2作品知道什么时候是完成的,什么时候是不可完成的。书中的两幅作品《白色斯巴鲁男子》应该是刚起头的半成品,只是颜色的堆砌,其中只能隐约看出人的轮廓,但里面的主角仿佛要从黑暗中走出,具有强烈的生命力。而另一幅《秋川真理惠的肖像》也介于完成和未完成之间,但我却没法再画下去,同时也给了画更多的生命力,象征着秋川真理惠渐渐由少女长成一个成熟女性的过程。而画作把1岁的她永远的记录下。

  其次是关于人性的洞察,更多的是书中人物对自己和这个世界的和解。一个是作为废材画家的中年男,在少年时便经受了最亲的妹妹的去世(这点和《挪威的森林》男主的好友也是在男主少年时去世惊人相识),男主一直带着对妹妹的回忆和自己没有做点什么就让妹妹死去的愧疚生活,知道结识了妻子,而追求妻子并与之结婚的理由竟然是因为妻子眼神深处闪烁着和妹妹类似的光芒。在生活6年后,妻子提出离婚,而主角没有一句追问和情绪化,只是默默的收拾好随身物品,开始长达几个月的单身旅行。其实主角一直生活在妹妹的阴影和愧疚中,而在后面刺死骑士团长并由此救出真理惠后,这种愧疚才得到了解放,主角才正式和自己进行和解,才有了后续和前妻复合并一起生活下去的情景。

  而黑暗的洞穴又代表什么呢?原始的本我。"一个人被关在又黑又窄的地方,最可怕的不是死,而是开始考虑自己可能永远在这里活下去,那比什么都可怕,那么一想,就吓得喘不过气,就好像周围墙壁挤压过直接把自己压瘪挤死——便是这样汹涌的错觉,而要在那里活下去,人就必须想方设法跨越那种恐惧,即克服自己,为此就需要无限接近死亡"只有剥夺了你任何的感官,直面黑暗的恐惧,在那一刻你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和无助,才能真正面对自己,克服自己,获得新生,而这时出现的光才是真正的涅槃。

  主人公借助黑暗的洞穴,完成了对自我的救赎和和解之路,最终像书中说的,不管怎样,我们要把时间拉到自己这边。

【《刺杀骑士团长》读书笔记(精选10篇)】相关文章:

1.《刺杀骑士团长》的读书笔记

2.《刺杀骑士团长》优秀读书笔记

3.村上春树《刺杀骑士团长》读书笔记

4.骑士与龙随笔

5.我的团长我的团语录大全

6.《骑士小弗洛里安》读书笔记

7.寻找黑骑士的作文

8.竞选团长演讲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