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 百分网手机站

爱的名义的个人随笔请原谅我

2018-01-12 11:58:04 6780 6785

  编者按:繁花落尽,当记忆拂去时光的尘埃,看见凋落满地的不是花瓣而是捡不起来的遗憾,内心不免生起无数个“请你原谅……”

  我又被骂了。

  说分享的虎头兰太大了,准备的盆对这个“庞然大物”有意见,只要风一撩拨就躺地上撒泼;还把植料吐得一地都是。

  那花盆还因自残而缺了半边——算是残了,真是造孽呀!

  得到这样的“骂”我竟然很开心,至少我能确定网络另一边的那未曾谋面之人是喜笑颜开的。

  或许刚刚收拾完花盆撒泼之后的“吐得一地”也不一定,辛苦之余总要幽自己一默,才不枉费了自此便开始的期待;期待着兰花成活、以及来年能有个与花相遇的缘分。

  虎头兰算是兰科里的大家伙了,也是兰科里长得最认真的品种之一了。谁会想到对生活如此认真的它们会把家安在树上呢?难道是为了远瞻?

  花的心思谁猜得到呢?许多时候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更何况懒得言语却非要住在高处、时常调戏路过风阳光的虎头兰呢!

  种下了它们,花的来临成了大家共同的期待。可哪有那么多的如愿以偿呢?多的还是“独对空盆话凄凉,再战依旧落寂寞。”

  我发觉自己是花越种的越久、越多越没自信。毕竟几年下来遇到了太多心之物枯萎卷缩与花盆;万幸活下来的也有许多选择了日渐消瘦,见此情境又叫人不由得感伤了起来。

  现在的我是见了花开也难再有初遇花好时光时的那份激动了。不是不喜欢它们了,而是太喜欢的缘故。总猜想着若与这些美丽是相遇在山涧荒野会是怎样的美好?

  许多次想跑到野涧石壁间去找寻它们,不为采摘,只为可以拥有那份插肩的幽香萦绕身旁。

  静静地,用心去和这些叫我迷恋的花朵交谈;收集些掺杂着青草溪流味道的花香,好在梦里能寻着这逐渐熟悉的味道再次回到那个有些——又远了的地方。

  悲哀的是我极少能在野外与这些我最喜爱的兰们相遇,或许是它们刻意的躲藏、又或许它们并不喜欢这种“爱却选择了伤害”的举动。

  请原谅我用爱的名义将你们塞入了花盆,将最珍贵的花开在自己并不喜欢、也永远不会喜欢的地方。

  原来,于这些花草而言被骂的是一种幸福!被爱却是一种悲哀。

  作者|大盗贼

  公众号:麦浪孤帆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