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资讯 百分网手机站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心得1000字

时间:2018-01-12 学习资讯 我要投稿

  编者按:“早起三光,晚起三慌。”一句智慧的语言,让我对外婆肃然起敬!白天我们的问心无愧换来夜间的高枕无忧,正应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

  离开木匠村少说也有三十年了,对它的记忆有些依稀,在这依稀遥远的记忆里,让我印象最深的,是那里的冬天。

  记忆里的冬天一片雪白,而在这一片雪白之中,大雪还在纷纷扬扬。

  地面的雪已积了厚厚一层。我和外婆在空无一人的路上踟蹰前行,每走一步,脚下就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

  那一年的我在读小学,每天吃住在外婆家。外婆耳聋、小脚,走路离不开拐杖,不过拄着拐杖的外婆走起路来依然能脚下生风。那年的冬天总下雪,一旦下雪,外婆就坚持要送我。

  没有手表、没有闹钟,耳聋的外婆听不见村里的公鸡打鸣。每天夜里,外婆一遍遍地从被窝中起身,推开窗户看天色。那年的冬天雪可是真多,下雪的夜晚天上没了星星,调皮的雪色还会将本应漆黑的夜色渲染的亮白如昼,于是外婆就常会被眼前这亮亮的白色蒙骗,匆匆忙忙着喊我起床。

  雪天的清晨冷风刺骨,我和外婆深一脚浅一脚走在通往学校的小路上。四野寂寥。不但没有人影,就连野兔田鼠们,似乎也都统统睡熟了。

  校门口冷冷清清,大门上的铁将军独自在门上静静守候。外婆看看天,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唉,一定是因为这雪,将天映得这么亮堂啊。”

  木匠村的水是咸的。木匠村的红薯质地松软,味道寡淡。木匠村里,我只有一个耳聋的小脚外婆。外婆的院子在村子的最东边,除了外婆的孩子们间或来探望外,外婆的门前一向冷清。

  木匠村的四周要么上坡、要么下坡,地势很不平坦。村子北面还有一道很深的沟壑,据说那里原本是一条河,后来枯了。

  沟壑不远处有条铁路线,孩子们最爱在附近玩耍。有年冬天,几个男孩一起在铁路线附近的田野上比赛爬电线杆,有个孩子不小心触了电,一下被电线杆甩出老远,当场就没了命。自此,那根电线杆在我看来,就成了有些神秘的怪物。每次打它身边走过,竭尽全力蹑手蹑脚。

  外婆的眼睛总是红的。跟外婆朝夕相处的小两年里,我的眼睛也常常是红的。

  外婆的土炕上跳蚤不少。我学着外婆的样,偶尔也能捉几个,只是从来没有“胜于蓝”过。

  外婆煮饭的时候,总爱鼓起腮帮,对着炉火使劲的吹啊吹,然后,饭就被外婆“吹”熟了。外婆“吹”出来的饭真好吃。吃了外婆“吹”出来的饭后,村里的老太太见到我,吃惊地打趣说:“哎呀呀,这一向没见这女子,咋脸吃的像个盆盆子。”

  外婆院子的窗台上有面镜子,镜面有不少裂纹。每天早上,外婆都要对着那满身裂纹的镜子认真梳头。外婆先将头发披散开来仔细梳好,然后打个发髻,用头纱包裹、固定,之后才纹丝不乱地忙活其他事情。“早起三光,晚起三慌。”外婆说。

  外婆腌制的韭花,只要尝过的,没有不诚心叫绝的;外婆做的疙瘩饭,吃得我每回都要偷偷“放裤带”……

  昨夜,驾驶着一辆能飞的摩托,去到了那个名叫木匠的村落。梦里,听见外婆的声音说: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2017年11月

  作者|舒敏

  公众号:舒寫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