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网 > 阅读 > 读者文摘 > 《程乃珊老师:永远的上海Lady》正文

程乃珊老师:永远的上海Lady

百分网【读者文摘】 编辑:雪珠 发布时间:2017-09-03 15:37:56

  程乃珊老师远行了……

  久闻乃珊老师的盛名,看过她写出的很多书,包括她的代表作《金融家》、《蓝屋》、《穷街》等不少作品,而更多是从上海的报章上,读到她不时写出的上海经典文化老故事。然而,与乃珊老师相遇,却源于自己重新工作,并于二零零八年在单位里负责组建读书会后。

  之前,只会自己阅读,很少考虑与同事们一起分享阅读的快乐。时任单位领导了解了我的个人爱好,重新工作后,领导同事们对我的身体非常照顾,我的工作压力相对较轻;而同时,他也注意到我们单位同仁们在繁重工作之余,需要不断充电和补充,而读书,也能倡导出我们的机关文化。于是,我们的读书会就在这样的背景下成立了。刚开始读书会工作,我就与区读书协会沟通,区读书协会的老师向我推荐认识了程乃珊老师。

  听说程乃珊老师一直在倡导海派文化。自改革机关录用干部的制度以后,我们单位现在新进人员需要经过全国统一“公务员考试”和“司法考试”合格的,所以,成员来自全国各地。现在单位说本地话似乎不灵,常常会遇到听不懂的。于是,通过她来了解曾经的上海文化传承,似乎也蛮有必要的。

  第一次请她来我们单位,我们彼此的心情似乎都有忐忑。程老师说,一辈子与文字打交道,却没有与司法机关打过交道,总以为你们是冷冰冰的。走近一看,不料想却感受到浓浓的人文气氛。那次,她以“上海历史记忆与文化追求”为题,向我们讲诉了上海开埠、沿革和发展,内容涉及到上海地方方言、饮食起居、流行音乐等等海纳百川的形成架构,言谈之中,为曾经辉煌在远东的老上海骄傲着。对于现在的上海,她认为现代上海城市变化,是以拆迁旧居造高楼代价,不见了成片的石库门,阻绝了三世同堂的家庭建构,断掉了城市的传统与韵律。

  那次,给我印象很深的,是她的谦逊。据说,她出外讲课,都是说上海地方方言的。她自己曾经在上海人民广播电台说过,她出生在1946年的上海一个金融世家,2岁迁居香港,但家中全家人始终是讲上海话的,普通话根本不会。成年后回到上海一家中学做老师教语文,依然使用的是上海话。但与我们授课时,考虑到我们的同事有很多来自全国各地,有些人可以听懂上海话,但不会说;而也有相当一部分是上海话根本也听不懂。于是,她就尽量说普通话,然而绕着绕着又回到了上海话,遂赶紧的“自我批评”一番,再返回普通话去。其间,她那音调不准的“洋泾浜”普通话也时不时的让大家哄堂大笑。

  最后,她正好有新作《上海TASTE》出版上市,她给我们做了签售活动。我们单位才一百多号人,加上区里读书协会一些成员,大家井然有序地排队,居然让她带的书不够了。活动结束后,又专门上门一趟来送书。

  此间还有一个插曲。当时活动结束,我写了一篇《程乃珊刍议“上海历史记忆与文化追求”》的文章贴到网上,有一网友是程乃珊老师的“铁杆粉丝”,专门给我留言,也向往着能够得到一本她亲笔签名的书。于是,我又给程老师打电话,向她转达了这位网友的意思。程老师一点没有见外,与我约了时间去她家取书。那天我去她家时,赶巧一家电视媒体在采访她,她爱人严老师热情的接待了我,等采访告一段落,程老师亲笔为那位网友写上有其真实姓名的签名书。后来,我又邮寄转送给了那位网友,那位朋友表达出来的高兴心情,我至今也是记忆犹新的。

  顺便说一句,严老师的祖上,就是那《蓝屋》的主人。《蓝屋》的原型,是坐落在上海北京西路铜仁路拐角上(上海儿童医院对面)的邬达克名作“绿房子”,关于这一节,我曾经在《沪上掠影:上海的邬达克城市记忆》中,曾经提到那栋被誉为一百年不会过时的不朽建筑佳作。

  从这次我们愉快的合作开始,与程乃珊老师的接触就更加频繁了。记得还有一次是我们新的一期《和风静语》出版,送她那期杂志的同时,提出希望她能够为我们作一个点评,程老师又欣然答应。专程到我们单位参加我们的读书会活动。她对其中的一些真情实感流露的文章尤其喜欢,专门高度评价了包括讴歌亲情的《茧客年年来》、《念亲恩》、《再读【背影】》、《“点亮”无忌的童言》等优秀佳作,我写《家在都市一隅》也被她称道了。

  最后,程乃珊老师汇总她参加这次《和风静语》作品鉴赏会的感受:“始终对你们的感觉是你们的职业应该是‘觉而不迷、正而不邪、净而不染’(净云法师语)的铁面无私,通过你们的文章,却分明看到澎湃着的热血。如果‘父母官’是有血有肉有情感,成为你们辖区里的邻居,那会是一种欣慰、更会有一种安全感的”。为此,我还曾经又写过一篇《又见【和风静语】》,记录下了这次难忘的回忆。

  自从2011年底,程乃珊老师被查出罹患白血病之后,为了她能够得到充分的休息,我们渐渐减少了联系。但是,依然能够在上海《新民晚报》等媒体常常看到她的文章,她似乎在与生命赛跑着。

  感觉中,她与王安忆、陈丹燕写作风格有所不同,她现在鲜有长篇巨作,都是一些曾经上海滩“老克勒”们点滴经历,然后汇编成那本本《上海Lady》、《上海女人》、《上海探戈》、《上海Fashion》,而那传奇般的过往,离奇得,真不是靠编故事可以编得出来的。遗憾的是,她的突然逝去,总感觉她还有说不完的上海往事要留给我们读者。

  人生中,有过一段与程乃珊老师的邂逅,真乃我的幸事。

  最近,我们的新一期《和风静语》又进入冲刺阶段。相较于当年的四十余篇文章,这次已经收到的文章已经超越七十篇。我自信现在数量多了,质量也更高了。只是可惜乃珊老师再也读不到我们探索文学的心声了。自从听到她离去的消息,一直想写一篇回忆纪念的文章,奈何最近就忙着我的《和风静语》的编撰工作了。今天,利用节日稍有闲暇,赶紧将这段时间的思绪片段记录下来。

  程乃珊老师,你是良师,也是益友;你有真性情,也堪称精致。一路走好,相信天堂就此会更多了美文妙笔!

  怀念你,永远的上海Lady!

  程乃珊,上海人。农工党成员。1965年毕业于上海教育学院英语专业。任上海惠民中学英语教师。上海作家协会专业作家。中国农工民主党上海市委委员,上海基督教女青年会董事,上海市政协第六、七届委员,上海市文学发展基金会理事。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8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2013年4月22日,程乃珊在上海华山医院病逝,享年67岁。主要作品:《蓝屋》、《穷街》、《女儿经》、《金融家》等。纪实文体:《上海探戈》、《上海Lady》、《上海Fashion》、《上海罗曼史》、《海上萨克斯风》、《上海女人》等。

[程乃珊老师:永远的上海Lady]相关的文章

Copyright © 2010-2017 乾程互联科技(广州)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百分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06580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