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舞 百分网手机站

中国国标舞的艺术探寻

2018-06-25 12:28:27 1190 1195

  黑色的纱幕上,鲜红的玫瑰花瓣在飘舞,舞者的轮廓时隐时现,太极、旗袍诉说着舞者的成长。 12月18日在北京举办的2014 CBDF国标舞艺术表演舞精品展演的启幕舞蹈上,全息影舞《成长》用丰富新颖、极具视觉冲击力的舞台表现手段,展现了一段国标舞舞者的习舞历程。“最重要的成长不是年龄,而是心地、感知和勇气。 ”这段对舞蹈主题的叙述,也正是该舞编导、国标舞界的耀眼明星齐志峰的心声。

  文化是转换的最大难点

  “《成长》的创意是让具有代表性的舞者去诠释国标舞在中国的成长历程。这段舞蹈与我的经历相关,其实我的成长 代表的是全中国舞者的成长。 ”齐志峰既参与该舞的编导,又参与表演,他与舞伴有一段激情四射的探戈,他把探戈视为“内心的火焰” —— “那是内在的热情,而不是向外喷张的舞蹈” 。不过,由于全息影像成本很高,按秒计算价格,《成长》的舞蹈叙述不能过于铺张,最终“只是把想说的话说出来,离完美还差很远”

  然而,就这样看似简单的一个跨步——从舞池到剧场,对于舞蹈编导们来说都不简单,而是需要做出全方位的调整, 比如将中国文化元素渗透进服饰、道具、音乐等舞台要素之中。无论是《如梦令》 《胡同印象》 ,还是《青花梦》 《兄弟》 ……编导们成功地将国标舞技巧融入社会生活、人类情感,并借鉴中国五大舞种元素,使国标舞呈现出新的审美形态,更加贴近实际、贴近生活。正如中国舞协名誉 主席贾作光所说,国标舞不只是含有舞蹈元素的竞技比赛,还是含有竞技元素的舞蹈艺术。

  “竞技的舞蹈状态纳入舞台表演艺术的状态,需要经历很多思考,才能转换成功。转换最大的难点是文化。一种文化 转化为另外一种文化,本身就有差异,所以首先要有开放的心态,去接受外来文化,然后将其纳入我们的视野之中。 ”展演总导演赵铁春认为,舞蹈动作语言也是个难点。中国人跳舞的方式与外国人不一样:中国的老百姓爱跳秧歌,挥舞红绸;而国标舞服饰现代,舞蹈充满激情, 是一种摩登的浪漫。“对于完全不一样的事物,我们如何接纳它,且让它成为与我们的文化相融合的东西,这是需要思考的地方。目前,在国标舞界,这两个难点都 得到了克服。可以说,中国的国标舞水平已经达到舞蹈语言的融会贯通,已经到了起飞的状态。 ”赵铁春说。

  为国标舞正名

  事实真是如此吗?国标舞在国内似乎处境尴尬,国际上的名气没有换来国内理想的认可,尽管国标舞在引进中国的近30年里,已经获得中国舞蹈爱好者尤其是青少年的喜爱,并涌现出许多在国际大赛中摘金夺银的选手。

  “我们做精品展演的目的,是为了让国标舞艺术表演舞得到进一步推广,让国内的国标舞同仁、各文艺团体的导演看 到中国舞者在黑池舞蹈节以及其他国际大赛上得奖的作品。如今,如何从竞技转为艺术表演,如何从赛场进入剧场,是国标舞发展的一个重要环节。 ” CBDF艺术顾问季孝明归结为“为国标舞正名” :“很多人以为国标舞就是扭扭屁股,或者认为国标舞就是比赛而已,甚至因为舞蹈服装相对暴露而认为国标舞不是正经八百的舞蹈。所以,展演是第一步,接下来我们还要做舞剧,要让国标舞更受大众欢迎,国标舞的未来要在艺术表演上下工夫。

  赵铁春也认为,如果打下一个很好的基础,国标舞就能够向更精彩的舞蹈表演状态发展。国标舞经过大量的实践—— 竞技实践和表演实践,必然要融入本土,与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我们的演员是黑头发和黄皮肤,所以这一转换是有中国意味的,表演者在努力创造一种可能,让舶来文化牢牢地扎在我们的根上,形成我们自己的风格,这是必然的做法。 ”

  在展演执行导演夏小虎看来,国标舞舞者练就一身技艺,终究还是希望回归艺术,这种回归对舞者的影响力有很大帮助。

  舞蹈是平等的

  如果用欣赏国标舞的眼光去看这场精品展演,或许会有全新的感受,又或许会感到失望——因为有的节目里国标舞的舞蹈语汇很少;但如果用欣赏舞蹈的眼光去审视展演,更多的是感觉到那种灵动、新鲜和舞台气息对心灵的撞击。

  国标舞的艺术表演发展的趋势就是将国标舞的舞蹈语汇打碎后再与其他舞种语汇进行融合、重组吗?齐志峰不赞成 “打碎”这个说法,他说:“其实对于舞者来说,就是尝试一下新的感觉。不要去计较它是否是国标舞,它就是带有信仰的舞蹈,不用想太多,永远说不清楚谁对谁 错,就是跳舞吧,就这么简单。 ”

  齐志峰喜欢研究道、太极、武术,他的群舞作品《各自有道》 ,将中国文化符号融入国标舞中,“不为颠覆或者改变,就是要好看、雅俗共赏” 。“看到的永远都是燕尾服,观众会审美疲劳。我热爱中国武术,也尝试把太极与国标舞融合在一起。太极包含很多智慧,舞蹈中的问题在太极中都能找到答案。 ”他认为,要想看纯粹的国标舞,就到赛场去。在舞台上,作为舞者只是说想说的话,出于对舞蹈的热爱,大家都是用所有的身体语汇去跳,不管那是什么舞。“不是说国标舞就不能翻跟头。 ”齐志峰说。

  舞蹈是平等的——齐志峰认为,舞蹈本身是竞技的,但是一竞技,舞者就成了“个体户” 。而舞台创作,能更好地团结舞者。中国的国标舞是院校、集体的状态,这也是中国国标舞领先世界的一个重要筹码。

嘉慧
  • TA的分享 119
  • 收获点赞 1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