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舞 百分网手机站

中国古典舞的形神劲律

2018-06-24 00:36:31 1190 1195

  “形、神、劲、律”是中国古典舞身韵的重要表现手段,它们作为身韵基本动作要素,高度概括了身韵的全部内涵。一个成熟的古典舞演员在舞台上展现的动作之所以具有审美价值和艺术魅力,正是因为体现了“形、神、劲、律”的高度融合。

  一、形

  形是指形体外部的动作。它表现为形形色色的体态,千变万化的动作及动作间的连接。凡是一切看得见的形态与过程都可以称之为“形”。形是形象艺术最基本的特征,是古典舞舞魅之依附,是古典舞之美的传达媒介。

  众所周知,通过对传统艺术在审美特征和各种典型舞姿的剖析,得出了在“行”上必须首先解决体态上“拧、倾、圆、曲”,“仰、俯、翻、卷”的曲线美和“刚健挺拔、含蓄柔韧”的内在气质。从出土的墓俑和敦煌壁画中不难看出这一点是由古至今、一脉相承而不断发展演变的。如秦汉舞俑的“塌腰噘臀”、唐代的“三道弯”、戏曲舞蹈中的“子午相”、“阴阳面”、“拧麻花”,中国民间舞胶州秧歌的“碾、拧、转、韧”,海洋秧歌的“拦、探、拧、波浪”和花鼓灯的“斜塔”,武术中的“龙形猿步”、“八卦”等无一不贯穿着人体的“拧、倾、圆、曲”之美。掌握体态及造型的曲线美,还需要具有相应的素质能力。因为它也是一种技法。人体的“拧、倾、圆、曲”是整体的形象。从局部来看,“头、颈、胸、腰、胯”,“肩、肘、腕、臂、掌”,“膝、踝脚、步”都有其特定的要求。

  二、神

  这是泛指内涵、神采、韵律、气质。任何艺术若无神韵,就可以说无灵魂。在中国文艺评论中,神韵是一个异常重要的概念。无论谈诗、论画、品评音乐、书法,都离不开神韵二字。在古典舞人体的运动方面,神韵是可以被认识和感觉的。而且正是把握住了“神”、“形”才有了生命力。

  在“心”这一概念中,神韵强调内涵的气韵、呼吸和意念,强调神韵与内心情感。在行与神的关系中,把神放在了首位,“以神领形,以形传神”,正是此意念情感造化了神韵的“韵”。可以说,没了神就没了中国古典舞。没了内心情感的激发和带动,也就失去了中国古典舞最重要的光彩。

  “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力与形合”。所谓“心、意、气”,正是“神韵”之具体化。人们常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眼睛是传神的工具”,而眼神的“聚、放、凝、收、合”并不是指眼球自身的运动,而恰恰是受内涵的支配和心理的节奏所表达的结果,这正说明了神韵是支配一切的。“形未动,神先领;形已止,神不止”这一口诀,形象准确的解释了形和神的联系及关系。

  三、劲

  “劲”即赋予外部动作的内在节奏和有层次、有对比的力度处理。比如运动的“线中的点”,即“动中之静”或“点中之线”,即“静中之动”,都是靠“劲”运用得当才得以表现的。中国古典舞的运行节奏往往和有规律的2/4、3/4、4/4式的音乐节奏不大相同。它有更多的情况是在舒而不缓、紧而不乱,动中有静、静中有动的自由而又有规律的“弹性”节奏中进行的。“劲”不仅贯穿于动作的过程中,结束动作时的劲更加重要。无论戏曲、芭蕾、武术,套路都是十分重视动作结束前的瞬间节奏处理,中国古典舞也不例外。它有如下几种典型的亮相劲头:“寸劲”――体态、角度、方位均已准备好,运用一寸之间的劲头来“画龙点睛”。“反衬劲”――给予即将结束的体态造型的一个强度很大的反作用力,从而强化和烘托最后造型。“神劲”――一切均已完成,而用眼神及肢体做延伸之感,使之“形已止而神不止”。除此以外,还有“刚中有柔”、“韧中有脆”、“急中有缓”等劲的区别。

  四、律

  “律”这个字包含动作中自身的律动性和运动中依循的规律这两层含义。一般说动作接动作必须要“顺”,动作只有通过“顺”才会有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之感。“反律”也是古典舞律动中十分重要的因素,如“双晃手”,当臂向左晃时,身要有向右拉之势,才能显示动作的圆润与韵味。“不顺则顺”的“反律”,可以产生奇峰迭起、出其不意的效果。一个动作和动势的走向分明是往左,突然急转直下往右,或者由向前突变为向后等等均是。这种“反律”是古典舞特有的,可以产生人体动作千变万化、扑朔迷离、瞬息万变的动感。从每一具体动作来看,古典舞还有“一切从反面做起”之说,即“逢冲必靠、欲左先右、逢开必合、欲前先后”的运动规律。正是这些特殊的规律产生了古典舞的特殊审美性。无论是一气呵成、顺水推舟的顺势,还是相反相成的逆向运势,或是“从反面做起”都体现了中国古典舞的圆、游、变、幻之美,这正是中国“舞律”的精妙之处。

灵玲
  • TA的分享 119
  • 收获点赞 1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