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施工 百分网手机站

建筑施工性企业员工的培训总结范文

时间:2019-07-05 建筑施工 我要投稿

  为期七天的培训结束了,七天下来说实话是有些累,但是内心却感到十分充实,因为这是我们迈出校门走向社会的第一课。总结这几天的学习,我得出两个方面的重要经验,一个方面的经验是做事经验,另一个经验就是做人的经验,这两条经验十分珍贵,因为他们是我们的前辈经过实践得出来的,他们能够毫无保留的传授给我们,很值得我们思考和学习。

  做事方面,就是关于我们的工作的具体知识。首先我们接触到的就是企业的财务知识讲座,财务知识虽然听起来是比较难懂,有些还是一些财务上的专业名词,理解起来确实有些困难,但是我们还是很认真的听了下来,因为财务问题就实实在在的在我们身边,一堂课结束,收获甚多,我们对企业的资金运转、流动和其他的一些计算方法有了一个大体的了解。

  作为一个建筑施工性的企业,首先要注意到的问题就是安全的题,建筑施工企业不同于其他性质的企业,建筑施工企业一旦出现安全问题,那就是大问题,河南公司的“4.23事故”带给我们教训还在时时刻刻的提醒着我们。所以局里特意安排局工程部的杨程荣经理给我们讲一堂有关于建筑安全的讲座显得是那么的必要和及时,这堂课讲的非常到位,考虑到我们是新来的大学生,杨经理讲的很细致很通俗,用最简略的语言,最短的时间,给我们上了一堂意义深远而且即将影响我们一生的安全课程,一堂课下来,建筑安全意识早已深深地在我们的内心扎下了根。

  结束了局里的统一培训,开始了单位的培训,比起局里的全员培训,我们公司培训更加切合我们的实际。首先请了局里主管宣传的帅兵部长给我们进行了关于新闻基础知识的讲座,新闻是我的专业,听起来格外的亲切,温故而知新。最重要的是帅部长给我们的鼓励,它鼓励我们要多写勤练,并且积极向公司的各级媒体投稿。帅部长的真诚和殷切深深的打动了我们,我暗暗的下了决心一定不辜负帅部长给予我们的期待和信任,为公司争光为五局争光。

  之后是公司的贺总给我们讲课,贺总是公司的老前辈,也是公司的技术核心,贺总的课讲的十分精彩,他用powerpoint幻灯片的形式,图文并茂的给我们讲述了门窗的基础知识,使我们间理解透彻,记忆深刻。讲完课之后,贺总又亲自带队,领我们到公司的加工车,让我们参观了门窗的加工流程,对贺总所讲的知识又是一个巩固的提高。

  如果说做事是一个人的肉体的话,那么做人就是这个人的灵魂。相对于做事,做人显得尤为重要,要做事先做人,已经成为五局人的共识。

  培训的第一堂课,是们五局的精神领袖、领跑人鲁局长给我们上的。鲁局长高屋建瓴,从一个局长的角度给我们讲述了做人做事的关系。很有深度很有水平,既给我们这些新来的学生鼓舞了斗志,又给我们指明了今后奋斗的方向,更是点名了我们今后的工作方法和工作原则。虽然天气很热,人很多,我们在感受高温的同时,却更感受到了领袖的魅力。

  今下来的《新员工职业生涯规划》课程,由局里的人力资源部的陈艳红老师给我们进行。职业生涯规划,以前是一个很遥远很神秘的话题,而现在它却实实在在的摆在我们的面前,陈艳红老师以一个专业人士的角度,给我们介绍了什么是职业生涯规划,以及怎么进行职业生涯规划。她给我们介绍了,我们进行人力资源管理的目的是岗位与人的匹配,关注的重点从过去的单纯对岗位的关注,要求人一味的满足岗位的需要,转变为追求人与岗位的特征的匹配,提高员工的适岗率在选对人的前提下去培养人。客上陈老师更是语重心长的对我们说,我们做人一定要与人为善,她举了一个很简单的例子,说你打出去一拳,反弹回来的是一拳有时候还不止一拳。她告诉我们要有业务变革的能力、业务运作能力、人际关系能力。这些知识的传授是我们深深的感受到了我们五局在用人上的风格和特点,更反映出了局里用人原则的理性和成熟。

  这几天的学习中,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一堂课是局党委周书记给我们上的那堂课。之所以印象深刻,首先是讲课人的激情,其次是所讲内容的深刻,周书记的课共分四个方面,一是要我们增强对国企的荣誉感,要我们加强对国企的认识告诉我们中央对国企的决心从未动摇过,为我们能够安心在企业工作吃下了一颗定心丸。第二是介绍组织对人才培养以及安排的渠道。周书记谈了这几年五局在用人上的体会,使我们对企业的用人机制,以及用人的流程有了一定的了解。第三是我们新生来到企业之后要进行第五项修炼,主要是介绍我们在进入工作岗位之后如何去更好的适应岗位,如何更快提高,如何的获取更好的前景。其中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周书记给我们的那些要求,坚定信念,与企业共同成长,青年人只有蔡企业中才能真正的施展他们的才华,我们要有远大的社会责任感和理想,刻苦学习爱岗敬业,勤奋务实善于创新,德才兼备。句句箴言,让我们铭记在心,最后,周书记告诫我们,在企业工作,一定要做到“三水”,即清水洗手、冷水洗头、热水洗脚。很中肯的告诫,听了这些劝诫,我也是陷入沉思—企业给了我们这个舞台,我们—应该怎么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