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网 > 娱乐 > 电影 > 电影推荐 > 《一路繁花相送番外孩子_路非辛辰有婚后的番外吗(2)》正文

一路繁花相送番外孩子_路非辛辰有婚后的番外吗(2)

百分网【电影推荐】 编辑:雪珠 发布时间:2017-08-03 08:34:06

一路繁花相送番外孩子_路非辛辰有婚后的番外吗_一路繁花相送小番外

一路繁花相送小说结局揭秘:辛辰和路非结局如何?

一路繁花相送小说免费在线阅读:txt文本下载

  一路繁花相送番外孩子番外(二):为了告别的相会

  路是25岁认识尚少昆,那时他才21岁。

  他是个高大英俊的男孩子,衣着随便,头发剪得短短,举止洒脱,走起路来步幅很大,静止时却是一个懒洋洋的姿态,性格不羁,仿佛对于周遭世界保持着一个距离。

  她的心在第一时间被击中,体会到她以为永远没可能感知的悸动。她从小受着严格的家教,虽然有几分耽于幻想,却隐藏得极好,一直保持着淑女的仪态,没有纵情任性,没有大喜大悲,只在他面前,她不由自主流露出了孩子气。

  那是她生命里再也不会重来的三年。

  他们第一次在一起,是尚少昆回国奔丧归来以后。他叔叔突然英年早逝,他显然受了很大打击,意气消沉,成天关在伦敦郊区的房子里不出来。

  她并不擅长安慰人,只每天下班后去给他做饭,陪他喝酒,听他讲那些平时他并不提及的往事。

  他年少时相继失去父母,由远房堂叔收养,堂叔怜惜他,视同己出,比他略小的堂弟也同他关系很好。他在潜意识里早就视叔叔为父亲了。

  当他带着醉意抱紧她,她能感知,那样的需索并不算纯粹的激情,可是她根本不想拒绝。

  如果他想借着放纵身体放逐悲痛,她也想借着放任怜惜放纵身体。

  他们成了并不被人看好的情侣。

  穿着他的毛衣,袖子遮没手背,被他半夜带去喝啤酒;与他到伦敦治安不算好的一区探访声名狼藉的夜店;冒着严寒,陪他去看曼联与利物浦队的比赛,对规则一无所知,却和全场人一起欢呼;开着二手车,在英国乡村公路上疾驰。

  没有过去,没有将来,没有目标,没有计划……她头一次那样生活,享受的同时,却矛盾着。

  他有力的臂膀抱紧她,在她耳边叫她宝宝时,四岁的年龄差距不是问题。然而隔开一点儿距离,心跳的感觉慢慢平复,她就不能不考虑以后的生活。父母一直倾向于让她回国,她慢慢开始恨嫁,希望有一个更安定从容的生活,不管是在哪里:有一个带花园的房子,种上玫瑰和药草,养一条狗;每天与丈夫吻别,各自去上班;时机成熟,生至少一个孩子;然后慢慢一起变老……

  她认为自己不算贪心,可是这显然不是尚少昆在他那个年龄想要的。

  他的不羁并不只表现在行动上,而是一直有几分叛逆,在国内大学念到一半,不理会任何劝告,弃学来了英国,没有深造的打算,在一家华人开的公司工作,做的是小打小闹的进出口中介业务,很多时候是在帮国内某些企业规避政策与税制风险,在毕业于名校的她看来,实在算不上正经营生。业余时间,他天南地北闯荡,爱的是呼朋唤友玩乐,并不热衷于她更喜欢的在家里享受阅读、听音乐与烹饪美食的乐趣。

  路是能接受差异,并且认为个性差异也许是彼此吸引的关键。家境也不是她考虑的重点,她甚至想,只要两人达成共识,大不了先在国外结婚,父母鞭长莫及,到后来还是会祝福她。

  唯一的问题是,尚少昆根本没有结婚的打算。

  他更抗拒孩子,直言不想不征求小孩子意见,就把他们带来这个动荡不安全的世界。

  看着爱生活、爱热闹、爱人群的他竟然有如此悲观的一面,她不得不诧异,并试图劝慰他:“你不是第一代对世界和未来感到悲观的人了,上个世纪从垮掉的一代到嬉皮士,全认为这世界没什么希望,迟早会完蛋。可你看大家还不是一样继续生活下来,而且只要不苛求,各自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乐趣。”

  “我从来不苛求世界,所以不认为找乐子是困难的事,可是我对自己没把握,我能让我叔叔不对我过于失望就不错了,恐怕没法去负担生孩子再陪他正确长大的责任。”

  “你生活的目标就是不让你叔叔失望吗?”

  “那是之一,”他略微思索,她满心期待自己也能成为之一,然而他重新开口,说的却是,“刚出来时,我还想混出一个样子,不让婶婶看扁我。可是这两年成熟了,才发现自己实在幼稚。她其实没看轻我,只是我们是两类人,没法让彼此认同。”

  她想,她到底有没有在他心里占据一席之地?两个人已经如此亲密,怎么会不去计划一个属于他们的未来?这个男人真如他自己认为的那样已经成熟了吗?他和她是否也是两类人,很难求得一个认同?

  一段关系如果有了疑虑,就很难维持甜蜜。其间他们友好坦诚地交谈,尝试分开,准备退回去做好朋友。可是没过多久,她发现这主意根本是个笑话,她外国同学和同事能轻易做到的事,对她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她没法安于做朋友,眼看别的女孩子跟他搭讪;彻底退出他的生活圈子,眼不见为净,她又不舍。

  她克制不了想和他在一起的欲望:如果好风度、好教养并不能让一个人避免失恋带来的痛,那么向他屈服,也不是罪孽吧。

  这样的进退维谷之间,尚少昆再不敏感,也觉察出了路是的挣扎。

  终于有一天,路是看到了他跟另一个英国女孩子亲热谈笑,旁若无人。他分明清楚看到了她眼里的痛,却丝毫再不肯退让,手仍然搁在那女孩子肩上。

  路是知道,他拒绝了她,并且代她做了决定。

  一瞬间,她也做出了决定——辞去工作回国,隔了一个大洋,分处不同的大陆,断掉所有的贪恋与不舍。

  尚少昆到希思罗机场送她。虽然这里号称全欧洲最繁忙的机场,五号航运楼仍然算得上宁静,难得那天天气晴好,没有薄雾影响飞机的起降。

  一切按部就班地运行着,没人理会一个女人是在此告别爱情还是奔向新生。

  他陪她办好行李的托运,动作有条不紊。她本来想留一个潇洒的背影给他,再不纠结于心事,却还是忍不住握住他的手:“少昆,你有没有爱过我?”

  他凝视她,有难得的温和:“我一直爱你,我只是没办法以你期待的方式爱你,对不起。”

  她努力睁大眼睛忍住泪,告诉自己再可以挥手说再见了,嘴唇动了动,却唯恐哽咽,只能匆匆向安检走去,快要进去,又回过头来。

  他仍站在原处看着她。

  只是看着而已。

  她曾陪朋友租TVB的剧集看过,知道电视剧的桥段到了这种时刻,走的人哪怕过了安检也会挣扎着跑出来,留下的那个人必然会定下一个航班追过去。

  然而她清楚知道,他们不会这样,他们只会相忘于江湖了。

Copyright © 2010-2017 乾程互联科技(广州)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百分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06580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