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网 > 阅读 > 推荐阅读 > 《台风帕卡下的心情随笔》正文

台风帕卡下的心情随笔

百分网【推荐阅读】 编辑:雪珠 发布时间:2017-08-27 22:25:46

  裸灯创立之初时,我就在构思着随笔这个栏目:写生活,和没来由的感受,这些都是一时不写便会随风而逝的东西,因此随笔这个体裁则于这般内容很相符了。可随笔这东西,不是说来就来的,如同天外之客一般琢磨不透的感受可不寻常。撞见了,是惊喜。碰不着,也没法子。

  感受终于在台风帕卡登陆南方沿岸之时锋锐了起来。

  这名叫帕卡的台风,从早晨便在楼外的时空中哇哇作怪,活像个调皮的粉面小童。如同雨水有助眠的效用似的,即使连着被帕卡闹醒了几次,但在十点,我还是醒了来,困顿地揩了面,在外边吃了个西式早餐便回家冲了一泡咖啡,坐在餐桌旁,随意翻看着关于东南亚史的小书,时不时抬头向窗外望去,雨水时而猛烈,时而柔细。看了一会儿便感烦闷了起来。潮湿,竟沁入心里来了,慌闷的,像是心脏被一张真空口袋给包着似的。

  晚一点的午后又小憩了一番,迷迷糊糊醒来,突然决定去不远处一家喜欢的咖啡馆泡着罢。洗漱,望着镜中的自己,头发潮湿,散乱的,竟觉这样的状态是那么地合适台风天,可台风天跟头发又有什么关系呢?南方的天气照样的潮热,比肩的长发披着照样逼汗。我让长发披着,把手上的发绳脱下,丢入洗手池旁的石头浅口容器中,里面有各式各样的发绳。我穿上藏蓝色的polo衫,灰色亚麻长裤和黑色牛津鞋,出门前捎上了一把深蓝色格纹的雨伞。等电梯时,照着镜子,完全雨天的打扮嘛!

  我带了一本书去愚咖啡。王安忆的《长恨歌》,两千年时的茅盾文学奖得主。王安忆是个有诗意的名字。在网路上初看《长》的介绍,是上海的白描,一首年代史诗,因此我买下了它。早些天初看《长》时,虽敬佩,但说实话却是看不太下去的。王安忆行文短促,富有韵律,且有一定余韵,像是铜质小香炉里所飘渺出来的幼烟,不多不少,却徘徊在鼻道里,一席烟幕散去之前,下一道又紧跟而上了,这是王安忆文字的特点,也是其魅力。这样的文字是需要耐性的,也是需要在年轮的边缘苦苦耕耘的,作家的这种特质,是令我敬仰的。可偏偏也是这样的特质,文字麻麻密密的,若心不静时,就如坐针毡似的,半点看不下去,还怪它啰嗦!我初看《长》时并没有似一汪潭水一般宁静的心情,还错怪了它,《长》可怜兮兮地被我置于床头边一周也没有被翻开。

  《长》无愧于茅盾文学奖。王安忆作为作家的灵气说起来也巧妙的很:那是有连续性的,不是一时半会儿,两行三段能够看出来的。初读时,我认为王安忆是一个没有灵气的作家,可现在读完了五分之四,却深感到她的功力,她的灵气是克制的,是内敛的,是藏匿在字里行间的,就如同书中所描写上海的弄堂里。这个下午,我越读,便越是心喜,兴庆我没有放弃,《长》没有让我失望。

  读至六点,咖啡馆已打烊,外边的雨停了,可世界却像是彻底受潮了似的,十天半个月也干不了的样子。我步行至万达广场,在这样的天气下,饿着肚子却意外地发现自己突然有了走走停停四处张望的闲心,果然人得自己呆着得时候才能细细地感受周遭的一切。

  吃牛排馆的单人套餐,五成熟,配蘑菇酱的澳洲西冷排。说实话除了牛排小小满足了一下我对肉食的欲望外,其它的出品真是很不用心,凯撒沙拉搁的沙拉酱,红茶泡苦了,服务员说的牛角包便成了餐包,可我还是把它们一扫而空,还看了几页《长》。

  万达广场这样的地方真是热闹啊,各式各样的人穿梭于楼宇间,表情开心的,疲惫的,困惑的,却都因来到这里后舒缓了下来,天然的人造麻药。

  走出商场,七点,天已经黑了下来,绵密的小雨如雾般在空中飘着。城市在夜雨中睁开睡眼。我打开伞,低压着的,踱步走向回家的路。从万达广场到我家,大约是一公里路的,需从一个老旧的住宅商业区穿行。这一片房产在这个城市新建起的楼房中是老旧的,大约从两千年起便陆续有人入住,届时,不少私房菜馆,小酒吧,咖啡餐吧便摩肩接踵地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它们中有的,撑到了现在,当时去他们家吃饭的孩子已成家立业。其他的,早已不存在,由新的商铺所替代,随时间变化万千的。不论如何,走过那片住宅区对我来说却是惬意的体验,也许因为大家都不在乎了,不在乎楼下的商铺是否排满长队,不在乎是否有新店子搬入,不在乎这些不断变化,不安定的事物了。城市中,总有新的商业中心崛起,新的变成旧的,更新的又来了。大概是在那样的氛围下,我竟很喜欢步行过那一片儿,在晚间走过,总能观察到穿着随意的男女老少坐在露天桌椅旁喝水果茶饮,或小酌,这让我感觉我生活在人群中,是带着关于生活的简单的温情的。

  惬意着,酒饱饭足,雨点激吻四处,房檐,遮阳伞,柏油路,有锈的铁栏杆,这样的音韵让我欢喜。心里的一双眼睛仿佛因此而睁开了,它好奇地观察着四周,感受着四周。

  路的前面,行走着一个女孩,没有雨伞的,雨中漫步的。

  我睁大了眼睛瞪着这一幕。

  女孩步子慵懒的,拖沓的,一次只迈一小步,可这一小步给人的感觉却不是从A点到B点,而是期间的一条弧线,漂亮!女孩留着短发,像是染过亚麻色的,上身穿着稍大的白色T恤,下身是宽松的与脚踝一般长的洗水牛仔裤,脚上悠荡着一双白球鞋。斜着,挎了一个我记得是蓝颜色的小皮包,随着女孩细碎的步子一晃一晃的。

  女孩似乎低着头,什么也没看的,周围洋溢着一圈儿只存在与人类青春中的,忧伤的颜色。罗曼蒂克的书籍,影视作品我看的不少,里面所描写的东西我却只当个笑话看,即使当时是感动地稀里糊涂的,可事后却甚感反差:现实中哪有这样的东西嘛!平庸过活的人们,在青涩的某个晴朗的春日里,也许曾经相信过那么美的东西存在,可那样的愿景,却一点一点地被所谓生活所抹灭,就算以后目睹了同样的东西,也不觉那是罗曼蒂克了,这样的,则是失去了关于罗曼蒂克的一切,罗曼蒂克的眼光。

  我望着在台风天中漫步的女孩,深感惭愧,无地自容:为什么我不能像她一样选在一个这样的日子里,七点钟,在这里漫步呢?也许我可以从她的反方向走来,我们低着头的,耳边是淅淅雨声,也许就这样目中无人的,碰着了对方。都想淋着雨感受思考,发现迎面走来这样一人后可能会去咖啡厅喝个咖啡,美美吃上一餐,然后去酒店好好睡上一觉,第二日醒了,也许还缠绵一番,指日能发生的事情说不定,是多种多样的。我们这个年纪的人,终日脑子里都是这样的幻想,可彼此真正碰上了却倒不敢承认了,还可能以此作羞愧。那有什么好羞愧的嘛!

  我收起雨伞,女孩走的实在太慢了,没走两步我便超过了她,我加紧步伐,往沿路一家打烊的商铺靠去,然后定定地,恍若无事地站立着,希望能够一睹女孩芳容。

  女孩像是没有脸一般,在短短二十米从左到右的距离中,我无法看清女孩的脸。她全神贯注地惆怅着,失落着,低着头,仿佛台风天湿漉漉的地面上隐匿着她苦苦寻找的,装满这个世界所有情话的潘多拉盒。女孩仍然散发着感性的色彩地,从我面前一晃而过,可她明明走的是那么慢!

  我失望地瞧了瞧天空,顶上的乌云仿佛咧着嘴,嘲笑我的,我做了个鬼脸,忽然淡然了。我也懒洋洋地踱着步,跟在女孩的后面,观察着她小世界的流光溢彩。雨水轻拂着面庞与发,确实,女孩没错,这样舒服畅快得很。

  我家的方向在右边,女孩靠左了走,我得与女孩分道扬镳了,我恋恋不舍的目光在女孩的背影上流连了一番,便跨过马路,走过一条黑暗的廊道。在其尽头,是一家新开的咖啡馆,里面亮着萤黄的灯光,坐在窗台边的女孩抬起头,好奇地望了我一眼,我面无表情。我倚靠着雨伞,在这个一半黑暗,一半灯光的转角伫立了一会儿,大概两分钟的样子,期间换了不少姿势,最后一鼓作气地,转身朝背后看了过去。

  空无一人,空荡荡,黑漆漆,另一个尽头幽冥着对面的光。

  我苦笑一番,真蠢,在期待什么呢?

  世界连女孩的影子也不剩了。

  雨势陡增,过了这个转角,便车水马龙了起来,充斥着雨天烦躁杂乱的心情的汽车鸣笛以及被汽车溅起的水所淋湿的路人的叫骂声。我打起伞,渴望它能隔绝四周的躁,予我宁静。

  那时,我热切地想把女孩写下,我加快了脚步,希望早点到家打开电脑把那副场景,那时感受给描绘出来,这东西出现时如鬼魅,消失时让你以为根本没发生过。可我又为什么想把她写下呢?大概在我看来,那是美的。可那到底对其它人来说是否算美却是毫无定数的问题。想到这里,我又变得迷惘了起来。

  这些文字,到底从何而来,去往何方呢?

  不得而知。

  可我在裸灯下,还是把它们写了下来。

Copyright © 2010-2017 乾程互联科技(广州)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百分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06580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