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网 > 范文 > 演讲稿 > 讲话稿 > 《辛子陵上海座谈会讲话发言稿》正文

辛子陵上海座谈会讲话发言稿

百分网【讲话稿】 编辑:安文英 发布时间:2017-08-31 08:20:12

  辛子陵是我国著名学者和传记文学家,他在上海的座谈会上,都做过哪些讲话呢?下面小编为大家整理推荐了辛子陵上海讲话,欢迎大家前来参阅。

辛子陵上海讲话

  辛子陵上海讲话篇一

  我国目前政治经济形势,已经到了令极右分子都害怕极了的危险境地!他们中有些人先后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又是写文章,又是发表谈话,一面揭露问题,一面“出谋划策”。他们害怕什么呢?害怕一场承受不起的人民革命运动的即将到来:未来几年的政治决战是:或者是党内改革派制服权贵集团,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实现共同富裕,实现公平正义,中国走向现代化和民主化;或者权贵集团制服改革派,在中国建立比现在还要厉害的专制统治。进一步剥夺压榨人民,两极分化进一步加剧,民怨沸腾,民变蜂起,引发一场暴力革命。

  没有革命性的改革,就会有比改革更加难以承受的革命。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在极右分子们看来,当前如果不向人民作一些小恩小惠的让步,必将激起一场人民革命运动的发生。而一场人民革命运动的到来,所有反人民的反动派三十年来(其中一部分是坚定的“改革”派)处心积虑地残酷掠夺到手的一切就将付之东流。这就是极右分子对目前形势也极其害怕,并且极力重复他们所谓“民主社会主义”的政治主张这种欺人之谈的原因。他们主动提出向民生倾斜,向人民施以一点小恩小惠,不让人民起来造反,只是为了巩固他们那个阶级已经掠夺到手的新老爷地位和巨大经济利益。这一点,在最近强坛发布的极右分子辛子陵的一篇帖子——“必须大规模让利于民才能继续保持执政党地位”(以下简称“辛文”)一文中说得很明白。

  辛文篇幅较长,内容繁杂,题目很迷人,文中引用了大量事实和数据揭露当前共产党执政集团的黑暗,似乎有理有据,非常忧国忧民。但立场却十分反动,观点非常鲜明,目的极为明确,嘴脸阴险,手段狡猾,用心极其恶毒。

  个人一向认为,为个把极右分子的言论专门写文章批判揭露他们的邪恶本质并不值得。但辛子陵的这篇大毒草,反应的不是他一个人的东西,而是和他的一批“上海朋友”们,甚至还有李锐一类的可能隐蔽在北京的“朋友”们的共同的东西,就不能袖手旁观,而不得不揭一揭其反动实质了。

  辛文的核心主张——“宪政民主”和“民主社会主义”,我们必须旗帜鲜明,毫不犹豫地坚决反对;对于文中所揭露的当代中国的许多罪恶现象,我们要明辨是非,找出罪恶的真正根源,分清历史责任;我们要毫不动摇地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主义,坚持人民民主的大众政治,坚持共产党的无产阶级的阶级性和革命性。

  同时,我预言,辛文所动议的三条所谓“新政”建言,不能不说是冠冕堂皇,而且其中两条,一为“社会保障向民生倾斜”,一为“全民所有制企业实行实名股份制”,在没有人民革命性行动的推动下,将一条也不可能实现。即便有个别的能够发生些许改变,也不会是以辛文所希望的那样出现。这是我三十年之经验的结晶。辛文的这些看起来令人鼓舞的动议,是在私有化资本主义经济基础这个前提下的有限措施,所以,在根本上还是不触动官僚、“精英”和暴富阶级的利益(辛文已经明确表达),劳动人民当前的奴隶地位和苦难也就不会有根本的改变,我们也就不能报以任何幻想。

  2月22日发布在人民网的这个帖子,所以以辛子陵的名义,主要是他的身份还有一定迷惑性。因为他还有共产党员而且是军内退休的高级人士这张皮,还没有李锐臭得那么彻底。而象李锐一类的极右分子,作为最大的走资派的走狗,猖獗地妖魔化毛泽东和文化革命,已经臭名昭彰,再出面发表这样一番谬论,显然已经毫无迷惑力了。但我们也都知道,辛子陵也是反毛泽东、反人民、反社会主义革命、反文化革命、反共产党,主张全盘西化,三十年来一直热心于制造和散布谣言的老手和极右分子,比如除了造谣说前三十年饿死了多少多少人,还造谣说前三十年的外汇积累,竟只能够让邓小平从美国访问回来给孙子带几块巧克力的。所以,在阅读辛文的时候,这些都是我们不能忘记的。

  这个帖子的题目看起来近乎于真理。听起来好像是全心全意为人民,为共产党的执政地位担忧,也似乎说到了问题的症结上。但是,我们不要再次被辛文表面的东西所忽悠了。他们与人民不同的是,人民坚决肯定新中国的前三十年,而他们则千方百计通过造谣污蔑和恶毒攻击,彻底否定前三十年;在表面上他们与人民某些相同的地方是,揭露当代的罪恶所用的事实和数据有些是相同的,但其目的与人民是截然不同的。辛文的这个题目就是这样。看上去,很符合人民的口味,也符合执政党的口味,看似目标一致,但是,我们要知道这个题目的背景,不是新中国的前三十年,而是新中国的现在,那么,个中隐藏的玄机就暴露出来了。现在是一个什么情况呢?

  辛文认为省市两级有近90%已经变质,80%的党政一把手不合格。按照辛子陵的这个判断,现在的执政党已经蜕变到他心目中的质变的政党。在这个背景下强调通过向人民部分让利,巩固执政党的地位,可想而知,巩固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政治经济制度和谁的地位了。

  辛文的立场极为反动,是因为此文继续散布已经说过千百遍的谎言,仍然公开恶毒地攻击新中国的前三十年,并且连同后三十年一起,将共产党全面彻底否定。比如文章这样写道:建国以后,党逐渐变质了,前30年是专制独裁,饿死3755万人,后30年经济搞上去了,出现了严重的、大面积的、不可遏止的贪污腐败。“共产党”这件衣服上沾满了血泪和污秽。它不代表工人农民,也不代表资产阶级,成为权贵集团自利性的组织,可以说已经人心丧尽。

  这短短几句话,就已经全面否定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执政的共产党,把新中国成立后的共产党污蔑为类似于国民党蒋介石反动派一样的彻底反人民的政党,把新中国成立后的共产党描画成一副非常丑恶的形象暴露在人民面前。这样,共产党的合法地位就已经足以被彻底颠覆了。还有什么资格巩固执政地位呢?

  但事实是真的如同他所说的那样吗?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在毛主席领导下的整个历史时期,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所取得的空前的伟大历史功绩,是连中华民族的敌人都不曾否认,西方许多杰出的政治家和知识分子都给以了极高评价的。尤其是空前的人民民主,令世界上所有国家的人民都十分羡慕,并受中国的影响掀起过世界性的青年和黑人造反运动。但辛文除了又一次重复极右分子这些年来一再重复过的比如饿死多少人和独裁专制一类的谎言(已经被无数人驳倒过),恶毒妖魔化毛泽东时代的共产党外,又加上了当代反人民的反动派们的罪恶,一起说成是“共产党”的衣服沾满了血泪和污秽。对此,我们需要加以驳斥。

  我们要问,中国共产党究竟“沾满了”谁的“血泪和污秽”,是什么时候“沾满了”谁的“血泪和污秽”?

  辛文在这里故意混淆了两个根本区别和阴险地诽谤了新中国前三十年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革命:

  第一是故意混淆了共产党的革命与反动派们反革命的根本区别。共产党在带领人民反抗压迫、反抗剥削、反抗侵略的革命运动中,确曾严惩过反民族和反人民的反动派,毫不留情地狠狠地打击过侵略者,确曾被这些反动派们的“污秽”的血玷污过而不是“沾满了”,但那是人民的正义事业,同国民党蒋介石反动派的反革命,同土匪恶霸,同帝国主义的侵略,大肆地屠杀被压迫民族和和被压迫劳动人民及其革命党人,沾满了人民的鲜血的反革命是根本不同的。

  第二是故意混淆了新中国前后两个三十年的根本区别。新中国成立之初,确曾镇压过汉奸和罪大恶极的一切反人民的反动派,却曾被他们“污秽”的血玷污过而不是“沾满了”,与近三十年来,某些党内外的阴谋家、野心家们打压革命派、欺侮普通百姓,纵容邪恶势力横行,在极端恶化的资改运动中造成青壮年劳动力在恶劣环境下大量死亡,残酷压迫和剥削妇女与童工,沾满了人民的血泪的反动性质是根本不同的。

  辛文这几句话,通过混淆两个根本区别,十分阴险地诽谤了新中国前三十年的革命运动。把新中国成立后,共产党和人民在毛主席领导下,剥夺剥夺者,惩办反革命分子,也污蔑为“沾满了血泪和污秽”,借此不仅暗示了共产党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历次革命运动是反革命的,用“沾满了”一词,也无限夸大和诽谤了前三十年历次革命运动的革命性程度。试问,共产党那时既然是“沾满了”反动分子的血污,为什么象李锐、辛子陵自己、茅于轼、厉以宁这类老牌的极其反动的反人民的极右分子却既没有被饿死,也没有被屠杀,反而还能够健康长寿,日以继夜地继续着反党反人民的反革命事业?

  辛文的主题和核心,始终反映了《08宪章》、西山会议派的共同主张。首先是假借邓小平的旗号,主张更改共产党的名称:中国共产党还清历史旧债,卸掉了历史包袱,必须改变党的名称,对党进行脱胎换骨地改造。……共产主义这种乌托邦理论,恩格斯晚年已明确否定。共产党的名称在理论上也失去了根据。邓小平提出改名人民党或社会党,我支持邓公的意见。改变名称是党自救,自赎。以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以后种种譬如今日生。与空想社会主义告别,与暴力社会主义告别,与封建社会主义告别,与权贵社会主义告别,走民主社会主义道路。

  其次是主张所谓的“民主宪政”:……没有三权分立,没有制衡监督,就统一成了周宁县那样一种“三光”的局面,即“官位卖光、财政的钱花光、看中的女人搞光。”党都这样子了,还奢谈党的一元化领导的优越性,还奢谈政治体制改革是党的自我完善,就只能等着被人民推翻了。

  ……用不着顾虑普选,多少个党出来竞选,多数选民还是会投共产党的票。随着报禁、党禁的开放,贪污腐败会得到根治,这是一种自然的良性互动。在全民皆大欢喜的政治气氛中,妥善解决重新评毛、为“**”平反、为“**功”平反等问题,实现全民大和解。在民主宪政中,党以新的面貌和新的政绩,像瑞典社会民主党那样,连选连任,出现在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当然,也要有由于政策失误出现政党轮替的思想准备,更要有修改政策重新赢得大选的信心。

  ……赵紫阳曾提出建立反对党的问题。这是民主宪政的基本建设。

  民主社会主义超越了意识形态上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孰优孰劣的百年争论,把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优点捏合在一起,……人类的前途不是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也不是资本主义代替社会主义,而是两者的结合、交融,成为一种新制度,这个新制度就是民主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生命力就在这里。

  所以,我说辛文的立场很鲜明,目的很明确:无非还是坚持极右派们和全盘西化派们多年来所主张的什么“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军队国家化和普世价值之类。关于这一点,我在08年的12月批判《08宪章》的时候就说过,这些在中国都已经反复试过了,都失败了,都使民族陷于分崩离析,一盘散沙,任人凌辱和瓜分掠夺,“三权分立”的形式,一到中国往往就是“三权勾结”,就像今天的“精英”、官僚和奸商的铁三角一样,就像我们今天又一次被美帝侮辱掠夺一样;在中国一搞资本主义,就是最落后的封建式的资本主义。正如一位叫“美丽思维”的网友在一个关于中国官员财产申报制度问题上的跟帖说的那样:“你们信不信,即使有出台了,也会和“听证会”效果是一样的,无论是什么样果子一到了中国,就会变成酸咸不一的特色酱果。”

  看来,近代以来至今为止,真真读懂了、弄通了当代世界与中国的事情的,仍然唯有毛泽东一人。难怪有政治远见的美国总统尼克松,急于在建交前就匆匆地赶到毛泽东的书房里拜访他。

  辛文此次又一次提到了极右分子们关于更改共产党名称的主张。

  他们为什么总是极力主张更改和摆脱共产党的名称呢?在于共产党是无产阶级政党,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代表了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这个政党的无产阶级的阶级性和革命性质,是他们拒绝共产党名称的根本原因。所以,他们极力主张“转”或“改”。“转”或“改”名称,对于他们至少有两条好处:第一,自己虽然执政当权,可以不是无产阶级而可以是暴富的有产阶级;第二,自己虽然执政当权,可以回避革命,心安理得地做欺压人民剥削人民的老爷。所以,对于一个人,是否极右分子、是否共产党的叛徒、是否人民的敌人,用不着听他是否口诵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人民利益,仅从他如何对待共产党这个名称的态度上,就可以清楚地加以判别了。判别辛子陵本人和辛文是否反动,看他主张支持“邓公”改共产党为“人民党”或“社会党”的名称的主张,不就一清二楚了吗?不过,我怀疑更改共产党的名称并非是邓小平的主张,而可能是出于他们反人民的反革命需要而制造的又一个谎言。因为辛文并没有邓小平提出这个主张的时间地点和文本根据。

  极右分子和共产党的叛徒们越是害怕共产党的名称,我们就越是要坚持共产党的名称不允许任何人更改,就像我们要坚持政府机构和事业单位前冠以“人民”二字一样,也来他个100年不动摇。就是要把“共产党”和“人民”这两个紧箍咒仅仅地套在执政者的头上。

  辛文以谎言抽象地彻底否定新中国的前三十年的中国共产党,抽象地肯定而具体地彻底否定后三十年的中国共产党的方式,把新中国成立后的共产党完全推上了历史的审判台。对于前三十年的共产党,还是那几个谎言,什么饿死了多少多少人,如何独裁专制之类。而对于后三十年,则抽象地说了几句“功不可没”,就用大量的事实和具体数据彻底地否定了共产党。把共产党污蔑为60年来没有做过对于民族和人民一件有益的事害人党和吃人魔王:“共产党”这件衣服上沾满了血泪和污秽。它不代表工人农民,也不代表资产阶级,成为权贵集团自利性的组织,可以说已经人心丧尽。

  他一面骂中国共产党的祖宗——毛泽东,一面说毛泽东的儿孙们——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功不可没。同时又揭露出当代罄竹难书的具体罪恶事实,这是很阴险的:希望借共产党内部自己的继承人之手,自相诽谤,自相残杀,然后将共产党彻底打倒在地,再让一个经过暗中精心培育乔装打扮的新的执政党——“人民党”或“社会党”这样一个资产阶级政党在中国站立起来,代表富人、官僚和“精英”们的利益,继续统治和压迫劳动人民,为帝国主义效力。

  辛文一面断章取义地捏造恩格斯否认马克思的科学共产主义理论的谎言,把共产主义理想诬为乌托邦,一面又在那里自相矛盾地肯定马克思主义,但,是在以歌颂他心目中的美利坚为前提的:阿拉斯加州已经连续24年给全州公民分红了。美国就是这样悄无声息地做着符合马克思主义的事情。高举马克思主义旗帜的中国,理应比美国做得更好。

  在辛文里,这类自相矛盾同一切反人民的极右分子们的文章或书籍一样,是一个突出的共同特征。这是由于他们反动的阶级本性所决定的。

  辛文还把党中央培训县委书记和公安局长,提高县级领导和公安部门正确对待和处理大规模的群体性事件的水平,防止乱用警力,激化人民内部矛盾,污蔑为准备镇压人民:面对烽烟遍地的政治局势,集训县委书记和县公安局长,准备镇压是下下策。

  我们通过这些年翻来覆去地同极右分子们,同一切反人民的反动派们的斗争,得出一条基本定律:凡是公开坚持妖魔化毛泽东和文化大革命的人,凡是坚持共产党要由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和要求更改名称的人,无论他有多高的学问或多高的地位,无论他们的话说得多么动听,他们的每一个“好主意”,他们所用的每一个华丽词藻,都注定是利己的,祸害民族和劳动人民的;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要么是彻头彻尾的谎言,要么是深深地包藏祸心的。

  问题积累到今天,国内的主要矛盾已经是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同权贵集团的矛盾。权贵集团造成四大恶果:首先是分配不公平,贫富两级分化使社会矛盾尖锐化,从根本上破坏了和谐社会的基础;第二是借助政治权力强势垄断,以发展壮大“公有制的主体地位”为掩护,实行“国进民退”,蚕食和鲸吞民间财富;第三是反对“耕者有其田”,把土地垄断在自己手里,成为压迫、剥削农民的“红色地主”;第四是形成了一个拼命反对民主宪政的特权利益集团,以批判普世价值和两个“绝对”关闭了政治体制改革的大门,使政治改革陷入今天的困境和僵局。权贵集团是中国共产党的掘墓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掘墓人。

  看,为人民的“好主意”又来了:“为了农民利益”的“耕者有其田”——土地私有化;“为了工人利益”的反对“国进民退”,“为了巩固执政党地位”的政治改革等等。不过,从此前被他们曾经吹得天花乱坠的、为了人民共同富裕的每一次“改革”,比如从教改、房改、企改和医改,有哪一次不都是实现了他们极少数人的私利来看,这些“好主意”的祸心也就同样暴露无遗了。

  现在他们为什么非常热衷于政治体制改革?

  我们来看一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极右分子和一切反动派们,现在非常关注中国的政治改革,这是真心的。但他们的目的同无产阶级关注政治改革的目的是截然不一样的。他们是要彻底改变新中国的社会主义政治性质及其政治结构,实现资本主义的多党制和“精英”民主制度;为什么呢?因为他们认为当代中国私有化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已经基本到位了,问题是社会主义的政治性质和结构,不能将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他们夺到手的特殊利益永久巩固下来,所以,要彻底解决问题,就必须从“改革”政治制度入手,彻底毁灭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制度,建立起资产阶级的“精英”民主制度,才能够达到他们的最终目的。因为当代中国已经基本私有化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必须要有与他相匹配的“精英民主”的政治制度和改了名的共产党执政来巩固。否则,建立起来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随时都会垮塌下来。而无产阶级关注政治制度改革,是要在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的经济制度基础上,进一步完善社会主义人民民主的大众政治制度,再一次解放自己,重新实现人民当家作主。这就是我们同他们都关注政治制度改革、都强调巩固中国共产党执政党地位的根本区别。

  辛子陵上海讲话篇二

  我们的人民是世界最穷的,连拉美、非洲都不如。把国民工资收入加在一起,占国家的GDP的比重,欧美最高,大约55%,南美38%,非洲20%,而中国是8%。2 中国的最低年收入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15%,全球排名159位,最低工资甚至低于32个非洲国家。3 中国的崛起是政府崛起,人民并没有崛起。

  辛子陵:中国政府,从毛时代留下的传统,就是舍不得让老百姓富起来。老百姓手里有点钱了,政府就想办法叫你交出来。

  我们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只改经济,不改政治,效率上去了,但公平出了问题,导致了权贵集团的孕育、诞生、成长和坐大,他们占有了经济发展的太大的份额,导致改革共识的破裂。这就走到了改革初衷的反面。未来几年的政治决战是:或者是党内改革派制服权贵集团,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实现共同富裕,实现公平正义,中国走向现代化和民主化;或者权贵集团制服改革派,在中国建立比现在还要厉害的专制统治。进一步剥夺压榨人民,两极分化进一步加剧,民怨沸腾,民变蜂起,引发一场暴力革命。

  辛子陵:原中纪委书记吴官正在中纪委会议上说:“根据中央的考察、调研,不能说全部,也有百分之九十的省市二级党委已经变质,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党政一把手是不称职,不合格的”。 十七届四中全会上,胡温将领导干部公示财产的阳光法案提交全会,竟然被否决了。

  辛子陵:国内的主要矛盾已经是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同权贵集团的矛盾。权贵集团造成四大恶果:首先是分配不公平,贫富两级分化使社会矛盾尖锐化,从根本上破坏了和谐社会的基础;第二是借助政治权力强势垄断,以发展壮大“公有制的主体地位”为掩护,实行“国进民退”,蚕食和鲸吞民间财富;第三是反对“耕者有其田”,把土地垄断在自己手里,成为压迫、剥削农民的“红色地主”;第四是形成了一个拼命反对民主宪政的特权利益集团,以批判普世价值和两个“绝对”关闭了政治体制改革的大门,使政治改革陷入今天的困境和僵局。权贵集团是中国共产党的掘墓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掘墓人。

  将国有企业通过股票形式量化给个人,资本主义美国又走在了社会主义中国的前面。美国的阿拉斯加州在1968年发现了储量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这带来了一笔巨大的公共财富。在公众的推动下,1977年议会设立阿拉斯加州的资源权益基金,全名叫阿拉斯加永久基金(The Alaska Permanent Fund)。政府建立经营石油和天然气的企业,企业的收入给所有阿拉斯加州居民发放等额的现金分红。1982年,全州40多万居民每人都收到了第一张价值1000美元支票的社会分红。从那时起直到2005年,阿拉斯加州已经连续24年给全州公民分红了。美国就是这样悄无声息地做着符合马克思主义的事情。高举马克思主义旗帜的中国,理应比美国做得更好。

  辛子陵上海讲话篇三

  宋朝的政治家和文学家范仲淹说过两句话:“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作为执政党的一员,我关心百姓的疾苦;作为退休老干部,我关心党的兴亡。这是我今天谈话的立常后面我揭露的党的阴暗面可能是骇人听闻的,但我是为了救党。帮助党走出改革共识破裂,社会危机加深,执政合法性丧失的困局。

  政府崛起,人民没有崛起

  世界经济危机发生以来,中国经济一枝独秀。中国GDP已超日本成为 “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在20国首脑会议上中国领导人扬眉吐气。法国总统萨克齐说:“中国是推动世界经济复苏和发展的重要力量。”

  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由1978年3600多亿增加到2009年的33.5万亿,翻了几十倍,这个成绩怎么来的?有人说这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这是官话,是假话。实情是社会主义经济走到了崩溃的边缘,不得已改弦更张,在共-产-党领导下,发展私有制,发展资本主义,实行市场经济,是资本主义救了社会主义。出于政治上的需要,社会主义旗帜不丢,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因为我们原来是计划经济,在冷战时期属于社会主义市场,没有和世界资本主义市场搅到一起,或者说陷入不深,所以,世界经济危机一来,中国受到的牵连较小,哪里是什么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我们乐观一下是可以的,但要清醒。1840年中国的GDP是英国的六倍,天下第一,但中国开始走下坡路。所以今天天下第二也不值得骄傲,不标志崛起。不管中国经济总量处在第几位,我们的人均GDP仍居世界百位以后,按联合国‘一天收入低于1美元’的贫困标准,中国还有约1.5亿贫困人口。1 我们的人民是世界最穷的,连拉美、非洲都不如。把国民工资收入加在一起,占国家的GDP的比重,欧美最高,大约55%,南美38%,非洲20%,而中国是 8%。2 中国的最低年收入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15%,全球排名159位,最低工资甚至低于32个非洲国家。3 中国的崛起是政府崛起,人民并没有崛起。

  中国的经济危机才刚刚开始,才进入情况。经济危机并不像台风一样在沿海登一下陆,就转头走了。世界经济危机后劲大得很。目前对中国最大的打击是外贸出口萎缩了,急剧减少。中国的经济增长,74% 依赖出口。4 去年出口对GDP的贡献是-3.9%。我们的商品卖不出去了。许多民营企业,一些制衣厂、制鞋厂、玩具厂就倒闭了。所以我们的经济要转型,由外向型转为内向型,要在国内找到市常

  从朱镕基当时就说经济要转型,要由外向型经济转为内向型经济,但一直转不过来。为什么?百姓穷,没有购买力。像我们深圳那些玩具厂、服装厂,广交会上没订货了,就只能倒闭。2008年我国共有6.7万家规模以上的中小企业倒闭。其中仅纺织企业就有2000万工人失业。向内向型经济转变成为空谈,在政策上又回到计划经济时代,用大搞基本建设的办法,去保8%的经济增长率。如果农民家庭有能力给孩子买几十元、上百元的玩具,有能力过年时人人都买套新衣服穿,就有了汪洋大海般的玩具市场和服装市常6.7万家民营企业一家也不用倒闭。在中国,摆脱经济危机的根本出路是让农民富起来。

  现在中国经济的瓶颈是找不到市常一个欧洲市场,一个美国市场,原来是我们的大户。人家不买我们的东西了,我们急得团团转,在世界面前充阔佬,派出采购团到欧盟买东西,出手就是130亿美元。实际上是希望人家投桃报李,是去找市常我们去买过东西的国家,像英国、法国、德国、西班牙,并没有回报,并没有派采购团到中国来。我们九亿农民如果富起来,等于欧盟(4亿多人口)那样两个世界市场,等于美国(不到3亿)那样三个世界市常我们自己有这样大的市场,不知道培育利用,到国外拉关系说好话,满世界找市常

  看看美国汽车大王福特是怎样为自己开辟和创造市场的,会对我们有启发。

  福特在1913年引入新的装配线,极大地提高了汽车产量。1914年他主动地把工人的工资翻了一番,由每天二至三美元提高到五美元。九十多年前日工资五美元是很高的工资,累积起来工人的年薪是1825美元,而1913年,一部福特T型车的售价是440美元。工人一年的工薪可买四辆汽车。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到1986年,福特公司工人的实际工资增加了12倍以上。福特的经营理念是:“汽车不应该只属于少数富人,而应该让每个人都买得起”。福特没有依赖出口,没有向欧洲的王室贵族,亚洲的军阀官僚,南美的部落酋长,推销他的汽车。他的一双眼睛,盯着自己的工人,盯着美国的老百姓。他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福特的这一套政策被称为财富革命。要想找到市场,先要人民富起来。

  政府好像没意识到这个问题。为了“保8”,国家投资4万亿救市,10万亿信贷,不是扶持那些倒闭的或将要倒闭的民企,都给了国企,给了铁路、公路、机场,还有给了房地产业。于是,上项目,铺摊子,搞基本建设,当年的GDP就上去了。靠钢筋水泥创造GDP,2008年是57%,2009年是70%。 2009年固定资产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接近90%。现在,生产能力已经过剩了。据1月份统计,有10个行业产能过剩。中国粗钢过剩率达到43%,过剩量约为2.5亿吨;水泥过剩率达到24%,过剩量为4.8亿吨;在粗钢过剩中,大型国企贡献率为76%;在水泥过剩中,大型国企贡献率为63%。到 2015年初,新投资的项目如果有40%形成生产能力,中国的产能过剩率将达到200%。因为形成生产能力不等于产品有了销路,产品没销路就是生产经济危机。像安徽阜阳市,修了个飞机场,但没有飞机起落,没有客流,成了赔钱货,因为运营要养一大批职工,还有各种行政开支,只好关闭。湖南省长沙为了利用中央政府给“铁、公、机”的拨款,拆除2英里的现代飞行跑道重建。内蒙古新建的鄂尔多斯城仍然是一座空城。截至2008年12月末,全国商品房空置率达 60%,面积达2亿平方米。国务院提出2015年以前要新造1530万套平民房子卖给老百姓。还是钢筋水泥开路创造GDP。不解决让人民买得起的问题,盖的房越多经济危机越重。经济危机的根本问题是生产过剩。上项目铺摊子是增加过剩,雪上加霜,是走不出经济危机的。国家投给房地产业9000亿救市。一旦国家托不住底,房地产业资金链断裂,企业停工,大量烂尾楼出现,将出现非常可怕的景象。2009年底全国失业工人4000万,失业率是5%。如果楼市崩盘,全国约有5000万建筑工人,将出现大量失业者。如果有一半人失业就是2500万人。估计2015年将有6500~7500万的工人失业。按每个失业者是四口之家计算,有三亿人口要靠政府救济生活。政府减收增支入不敷出时,就要多印钞票,三个人的饭五个人匀着吃。接着就是通货膨胀物价上涨。人们到银行排队提款挤兑,银根吃紧。更多的工厂、商店倒闭。更多的人失业,更低的购买力。一切靠高压掩盖的社会问题就会凸显出来。那时中国才进入了真正的经济危机。那才是对政府执政能力的考验。要出现罗斯福那样的国家领导人,才能领导国家走出危机。


猜你感兴趣:

1.做讲话还是作讲话

2.马云说过的经典语录

3.职场法则说话技巧

4.安全知识竞赛发言稿

Copyright © 2010-2017 乾程互联科技(广州)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百分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06580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