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网 > 作文 > 有什么的作文 > 《有关青春作文》正文

有关青春作文

百分网【有什么的作文】 编辑:高闯 发布时间:2011-10-12 20:04:07

关于青春

我不是一个好女孩子我知道。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和默默两个人正坐在台阶上看太阳,针尖一样的金色刺疼了我们的眼睛。

默默说那你就试着去做一个好孩子埃我笑了,七月的暖风刚好从我的裙角飞过,我白色的棉布裙子像花朵一样绽放。你其实很漂亮的,默默说,要他说一句赞美的话,恐怕是很为难的事情吧,我看着他泛红的脸,眯起眼睛摆手说你不用安慰我我知道我很丑的。是的,我生得不好看,我不是一个好女孩子就是因为我生得不好看,没有人会喜欢我,除了默默。

如果一个人,从上学第一天起就牢牢跟着你,任凭你呼来喝去,却仍旧可以在你最脆弱的时候借你一个肩膀让你哭泣,在你最高兴的时候分享关于幸福的小秘密,他是不是就是喜欢你了?其实不是,也许他只是同情你,或者,比同情更过分一点,是可怜你。

恰好我需要这样的同情,我这样的年纪还分不清同情和友情的,也承受不了孤单,我只是想要一个人的友情罢了。如果连你都不理我的话,我就去死,我对默默严肃地说。我是认真的,认真的孩子不撒谎。

很久,默默突然问我,遥遥你为什么要一个人呢?一个人多难受埃

是啊,我为什么要一个人呢,一个人真难受,可是没办法啊,没有人喜欢我,一个人又不是我自己愿意的。我躲开默默的眼睛,继续看太阳,刺眼的感觉真难受……

肖遥有人找。远处又有人叫我,我知道是谁,不想理她。

是你妈妈,遥遥。默默说。

我不知道,她来我一点都不高兴,也许她把我生下来我就开始不高兴了,一直到现在。可是我还是得去见她,她是我妈妈。

要我一起过去吗?默默问。

我又笑,那样我会死得更快,说不定会真的证实我在乱搞男女关系,这是我妈妈说的。默默也笑,不可能的,她是你妈妈,妈妈怎么会这样说自己女儿呢?

可是我妈妈就这样说我的。她说我每天不务正业,不好好学习,成天鬼混,还跟小男生乱来,而我乱糟糟的学习成绩就是最好的证明。也是,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是个好孩子,更何况别人。

你知道我妈妈每次来学校干什么吗?我诡秘地朝默默眨眼睛,她是来监察我在学校又跟谁混在一起的,呵呵,你要是被我妈妈逮到你就死定了。我看着默默一脸的不可思议,一阵凄凉满天侵袭过来,我赶紧走开。再见默默。

“老师,这孩子就拜托您了……”我像根柱子一样被立在这个满脸麻子的老头子面前,妈妈一脸的卑微,如果可能,她差点就让我给这个老人跪下了。我还是一脸漠然,谁说的老师就一定得为人师表,至少我觉得一个为人师表的教师应该不会当众说自己的学生贱的无可救药吧?我觉得我妈妈真可怜,她始终都不明白她女儿在老师心中的位置,一味的乞求远不如一个红包实在。

“其实她天资还是不错的,”他终于开口说话了,我看到我妈一脸的感激,“就是个性太孤僻,行为有些古怪,缺乏必要的锻炼。”是么?原来我仅仅只是个性孤僻行为古怪啊,还不是不可救药的。

妈妈被老师哄走了,然后我就该倒霉了。没办法,老人就是容易聒噪。

他说你看你妈妈多不容易,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来学校看你,你说你为什么不学好呢?你看我这话也不知道要跟你说多少次,你怎么也不知道要感激呢?你看每个人都那么为你操心为你担心,你怎么就这么不知好歹呢?你看……

我很担心他一过分激动口水又要喷在我脸上,赶紧一脸虔诚的样子。办公室的窗外,又聚集了一大群不怀好意的脑袋,我还是有尊严的。

总算是放我出来了,门口那群人嗷嗷怪叫着夹道“”着我的自由,我不想理他们,急急地走着,却不小心撞到一个人身上。“哗啦”一下子,好像一大叠的作业本全部让我给撞掉了。

“对不起。”随口说了一句,我准备走开。

“不用这样吧,至少也该帮我捡起来才对埃”很好听的声音,温暖,不带一点点嘲笑的戏谑。

我抬起头,一阵晕眩。低血糖好像又犯了。身体不由自主地软下去,恍惚觉得他伸出胳膊来抱住了我,然后眼前一片黑暗。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看到默默背对着我,坐在我床边听歌。我踢了他一脚,挣扎着坐起来。默默没有阻拦,这种场面,我们都已经习惯。

真应该叫你妈妈好好看看你这个样子,这么虚弱。默默的声音第一次压得很低,不像以前那么空洞。

我什么样子啊,哎呀,这只是小情况啦,有那个必要吗?我伸过手去摸默默的脑袋,尽量让自己的声音跟平常一样自在,生怕一不小心就泄露了伤感得澎湃的情绪。

我不让他们知道,可能只是不想让他们又多一个约束我的借口,我需要的是比健康更重要的自由。默默应该知道。他一句话也不说,握着我的手不停的揉,仿佛那是一团面。很疼,但又很温馨。我没有挣脱。

对了,我刚才好像把谁给撞了。我记起来那个声音,赶紧问默默。

他不说话,傻傻地看着我,没什么啦,他是你们班的痕。

哦。我的脑中飞快的将我班上的男生过了一遍,痕这个名字渐渐清晰。标准的优等生,有那么一点点帅,老师的宠儿,学生的偶像,这样的光辉人物没有谁会不认识。可是我不喜欢,我一向不喜欢这样的花架子的,或者换句话说,简直就是憎恶。没办法,坏孩子和好孩子天生势不两立。

你怎么啦?默默问道。

没什么,我在想我当时撞的是哪边的肩膀,我得好好洗洗,免得被传染。

默默爆笑。掩饰不住一脸的得意,奇怪了,有什么好得意的?

下课铃响了,我从最后一排抬起脑袋,麻利的把桌上乱七八糟的书码整齐,轻轻的叩两下,装进背包。我喜欢这种感觉,尽管我不喜欢念书。今天要一个人回我的小屋子的,默默每周四要到一家电台做节目,没办法陪我回家。

经过学校大门的时候,有人叫我的名字。偏过头,是痕。他冲我笑。

没有打算理他的,想想可能是他送我到医院去的,我还是乖乖停下来。我是坏孩子,但是是个讲礼貌的坏孩子。谢谢你。我说。他的笑容让我不舒服,除了默默,任何人的亲切都打动不了我,相反会让我觉得有一点点地别扭。

谢我什么啊?痕的声音充满磁性,很温柔,像水一样没有棱角。

谢谢你送我到医院。

哦,那不是我,是默默抱着你去的。对面的男生很诚实,我只是跟他打了个电话叫他过来而已。我偏过头,想想也是,凭什么让别人对我好,我是那么招人厌,谁惹上我是要倒霉的,何况是眼前这个人见人爱的“宝贝”呢?

那好,再见。我转身就走。

你就那么讨厌我吗?痕在后面叫。充满了张狂的自信。

我笑了,难道我就非得喜欢你不可?我转过头去,是的,我讨厌你。看到他压抑的愤怒我居然很开心地笑出声来。活该!这是他自找的。

晚饭我很开心的吃了两碗,很长时间没有吃这么多了,肚子撑得有点难受。已经快9点了,默默还没有回来。我拿了钥匙走出门来,还好那个电台不远,只有一条街的距离。晚上的空气比白天清爽多了,地面上的余热也渐渐散去,至少不会让我感觉难受。在黑暗中行走总会让我莫名其妙得更有安全感,仿佛全世界的眼睛全部闭上了,只有我一个人醒着。这种感觉和白天是完全不一样的,白天我是被主宰的,现在就是由我来主宰一切。刚刚换的雪纺裙子轻轻的摩擦着我的小腿,有一点点沉醉,觉得自己很女人,也很暧昧。

遥遥。迎面走过来的不是默默么?我停下来,路灯刚好把我的影子拖到默默的脚边。有那么一瞬间,我居然联想到一个似曾相识的场面,只是也仅仅只是那么一瞬间,我又什么都好像没有想起来。

默默走过来轻轻抱了我一下,我的额头刚刚够得着他的下巴,原来他长这么高了呢,居然到现在我才发现。

我们回家。默默牵过我的手。

一路上我们静静的走着,气氛突然变得相当暧昧。我的手心有点发热。默默也有察觉,握着我的手也变得僵硬起来。

我们应该很像一对小恋人吧,默默突然说道。

呵呵,要是早就是了。我打着哈哈,明明知道这个世界谁都不属于我的,我也就不要做白日梦了吧。

遥遥你很单纯,像个孩子。

你不也是一个孩子吗?还说我。

你跟我不一样的,你还什么都不懂。

是啊,我不懂。你懂么?

默默没有说话。很长时间,直到我们开到家门口的时候,默默突然没头没脑地说,真希望我们一直这样。语调里有一点很柔和的哀伤。

我想我这两天是太敏感了,总是在别人的话语里找寻忧伤的影子。我看不到默默的表情,在黑暗里,我假装兴奋,掩饰自己的在意。我们会一直都这样下去的,就像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一样,我不会失去他,他也不会抛弃我。没有他我会死的,我说过。尽管我们不是情人。

开门的时候,我顺手在墙上摸索电灯的开关,黑暗中默默的手臂圈过来,把我困在墙壁和他之间。一股属于默默的气息扑面而来,大脑一片空白,我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不知道是惊讶还是激动,抑或是两者都有。我紧紧地靠在墙壁上,瞪大眼睛看着默默的脸慢慢朝我逼近。

不要。我抖抖索索的,像一只受惊的小老鼠,声音怪异的仿佛不是由自己发出来的。默默一下子显得很疲惫,慢慢转过身去,轻轻地说了声对不起。

我犹豫着要不要开灯,要不要面对这场尴尬,但同时我也希望这一切都可以被光亮冲淡,被光亮洗刷,兴许,我和默默两个人,还可以回到从前那样的无拘无束。

不要开灯好吗?遥遥。默默轻轻的乞求我。他面临的跟我一样的心境。我知道。可是我们都无能为力,我们都面对不了,同时也回避不了,我们还没有学会给自己或者给对方一个台阶下。我和默默两个人,只有安静的等待着一刻的过去,安静的等待黑暗泯灭一切。我其实是想要开灯的,说不定光亮下的默默,还是那个把我当成妹妹一样宠着的默默呢?可是,既然默默不愿意,我就不会这么残酷。

很久很久,我们都没有再说话,我的小腿开始发酸。默默还是一动不动,一种叫做绝望的情绪很清晰地从他那个方向传过来。

遥遥,我走了。默默终于站起来,黑暗中我看不清他的脸,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他的声音是那么潮湿,瑟瑟的,我不忍心再听下去。在他背影消失的那一刹那,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我们再也回不去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一种叫做爱情的东西,扼杀了我和默默之间的感情。

整夜,我的眼前一遍一遍重放着我和默默在一起看太阳的画面,一遍一遍想起我们一起被太阳刺出眼泪的样子,一遍一遍回想着默默宠溺揉乱我头发的表情,意识一忽儿模糊,一忽儿清晰。可是我还是很清醒的知道,我不爱默默的,默默也不爱我,我们之间只是依赖和同情的关系,这两种情感都不是爱情,也都替代不了爱情。我知道的,默默未必不明白。我傻就傻在不会装傻,傻就傻在不会模糊友情和爱情的界限。默默说得没错,我就是太自私,太在乎自己心里想什么,不顾别人的感受,所以才会把享受当成折磨,把原则当成真理。像我这样的女孩子,愚蠢和聪明相隔不过一条界线的距离。

我没有再见到默默,刻意的。默默也是一样。我们都在等待让时间来解决一切,谁都不肯先迈出一步。只是默默,你舍得让我这么孤独吗?

我不再逃课,因为再也没有人陪我去看太阳,一个人呆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奇怪的是班上的人居然很安静的接受了这样一个事实,没有人在对我的存在产生任何不满和疑惑,仿佛我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或者,从来就没有存在过。那些无聊的口哨声和闲言碎语跟默默一样消失不见了,以至于我怀疑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我遥遥,本来就是一个安静的女孩子。

我开始看书,看那些在以前我恨不得扔进垃圾堆的课本和参考书,妈妈和老师开始夸我爱学习了,其实不是,我只是无聊,找不到合适和喜欢做的事情,随便找一点事情消磨大把大把的空闲。我需要一个理由来支撑我到最后的结局。

痕在我不看书的时候会陪我一起,尽管我还是当他不存在,还是讨厌他,他都不在乎。他说我是一个很特别很漂亮的女孩子,自从跟我在一起后他的生活显得特别有意义。我没有力气笑,没有力气再去在乎这些人和事,以前是因为骄傲和尊严故意忽视,现在仅仅只是因为觉得毫无意义。他们的事,与我又什么相干呢?我想念默默,非常非常想。没有他我真得会死掉。

妈妈开始担心我,因为她在我眼睛里找到了无边无际的空洞,还有陌生。这在以前是没有的,以前虽然颓废,但我的眼睛还是晶亮晶亮的,像春天一样鲜活。可是现在,我看着一个东西的时候,常常会把视线丢失,茫然的瞪上几个钟头,像一个幽灵一样,苍白,没有影子。老师也不敢再责备我什么,也开始公然的在班里宣告,我谁都不照顾,谁都不偏袒,除了肖遥。没有谁有异议,我也没有,一切都无所谓了。要考试了,谁也没有时间来议论。

我最终还是一个人走到了结局,尽管失落的过程中有我隐忍的坚强,可是到最后结局来临的时候,我还是绝望的扼杀了对于默默的最后一点幻想。他不会再来找我了,连一个挽留都不曾给我,可是曾经我们是那样的相亲相爱过。

如果连你都不理我的话,我就去死。我对默默说过。认真的孩子不撒谎。我没有撒谎,那个懂得微笑的遥遥已经死了,活着的,是一个再也不会想起过去的遥遥,一个开始新的生活的遥遥。长时间的忧郁和压抑,病人已经患上强迫性的失忆,医生对妈妈这么说。

你知道为什么你一直都是一个人吗?因为你是那么特别,我要好好看着你才不会失去你,只有你孤单了你才会依赖我才会属于我。可是为什么这样你都不爱我呢?我是默默。

Copyright © 2010-2017 乾程互联科技(广州)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百分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065803号-2